加利亚尼:我本一介平民,老贝让我潇洒富有!一年内半后重返意甲

发表时间:2019-12-24 12:20:22 来源:足球报

记者张恺报道 本周一12月16日,AC米兰建队120周年纪念日。虽然上周日米兰主场被萨索洛0比0逼平,无缘三连胜没能送上应景厚礼,但诸多米兰名宿的到来和盛大晚宴场面恢宏,燃起人们对红黑几代王朝的记忆和怀念。

米兰旋律,不可能越过贝卢斯科尼和加利亚尼这对执掌经营31年、塑造3个国际大时代的“主仆”二人。从商场到足坛再到政坛,二人留下经典配合的美谈,球迷称为“黄金二人组”。去年9月老贝收购意丙蒙扎俱乐部,两人继续搭班子,一个抓思路一个抓实干,号称3年内杀进意甲,再造一个“米兰”现象,和红黑军进行贝氏德比。

加利亚尼接受采访时,先为米兰送上生日祝福,再度表白自己和“主人”的米兰情结,也谈到对米兰城足球的厚望:“今年8月和佛罗伦萨在本赛季意大利杯第3轮交手时,我就感慨万千了,为再遇蒙特拉感到高兴。我记得太清楚,米兰最后一个冠军就是他执教取得的。现在我的手机里还保存着2016年底在多哈捧起超级杯的照片,我们击败了尤文。国米在2010年拿到三冠,米兰在随后一年斩获意甲冠军,然后就是尤文的8年垄断。我迫切希望米兰城能重返1960年代,两家米兰俱乐部分别拿到2次欧冠奖杯的鼎盛期。希望米兰城的足球也能尽快重新成为意大利足球的引擎,像在经济层面这样。”

《罗马体育报》刊载的加利亚尼专访标题为“我的双重胜利”,一指过去的米兰,二指未来的蒙扎。对贝卢斯科尼的嘉奖开篇是回顾米兰辉煌的另一视角:“我本是一介平民,长得不帅,没钱,没名气,贝卢斯科尼让我成了名人,让我有钱并潇洒起来。我绝不夸张说我对他迷信崇拜,只是敬仰。”

“他这一生4个身份获得丰硕成果:一是地产商建设者,1970-1979年米兰大兴房地产时,普通开发商只造公寓,贝卢斯科尼在东区造出了高瞻远瞩的米兰新城,最先倡导和实现了小区周边的人车分流,汽车和自行车分流。二是媒体人,3个传媒领域同时下手,私营电视台Mediaset抗衡意大利国家电视台,意大利的默多克;三是足球战略家,1987年7月1日开会时说:米兰明年拿意甲、后年拿欧冠,会场有人窃笑,有人议论他疯了,却都成了现实;四是政治家,1993年决定组建政党,计划半年内当选总理,结果次年5月11日就赢得大选当了国家元首。”纵观全篇访谈,更似对米兰往事的一次巡礼。


◆《罗马体育报》:米兰的120年历史,您参与经营了31年;蒙扎的107年,您70年都是这里的球迷,也曾是前经理。说说您和足球的渊源。

加利亚尼:我5岁时就被母亲生拉硬拽进蒙扎主场看球,她的一个远房亲戚,我记得好像是表舅,正是当时蒙扎俱乐部的主席,我们坐上贵宾看台。若不是我母亲在我15岁时就过早去世,这辈子我会得到更多围绕蒙扎的历史熏陶。整个家庭和蒙扎足球的感情很深,我在1975-1985年担任蒙扎的经理,然后,‘骑士’把我叫到米兰了。

您们正在丙级再造‘米兰模式’,也就是摧毁一切的模式:投入规模远超竞争对手,在组建力度上完全统治级,不存在竞争了?

不对,而且错的人不只您一个。请看到,眼下才是我们执掌球队的第一年!去年9月贝卢斯科尼收购时,俱乐部的一切备战工作都完毕了,可调整改动的不多,按照惯性和原来的方式运转下来。本赛季我们才开始行动。建队引援花了300万欧元,基础设施方面比如训练场地、球场及其他的项目花了500万。你看,最基础的前提工作花费更多,不能说建队方面超大规模投入。

当初您成功说服贝卢斯科尼收购蒙扎,现在他是不是已变成蒙扎的头号球迷了?

他在阿尔科雷的圣马尔蒂诺住了40多年,那里距离蒙扎只有两公里,在那都能看到蒙扎的万家灯火。其实我算不上是‘说服’他,他只考虑了1分15秒就对我说:‘来吧,买下蒙扎!’他的足迹踏遍奥尔比亚、莱科、科莫(都属于蒙扎—布里安扎省,也就是加利亚尼的故乡),早可以视为这里的子民和代表了。我俩有着同样坚定的价值观,同样的归属感和参与度,无论在足球领域还是在生活中,深度参与进一件事都是取得成功的必要元素。


▲80年代的加利亚尼、贝卢斯科尼和米兰功勋尼尔斯·利德霍尔姆

可蒙扎只是意丙球队,对你们这种历史成就的组合而言,是不是平台太低了?

对于我而言,蒙扎就像是一种精神、一份冲动,同时也是我的家。现在我就像是历经数十年磨难总算能回归故土伊塔卡岛的尤利西斯(注:尤利西斯是古罗马神话神祗,特洛伊木马计就出自他之手)。

可以告诉加利亚尼,让他为我的到来做好准备?

请问,这话是谁说的?

是安切洛蒂,当初这么说应该只是个玩笑。不过现在看来,他已离开那不勒斯赋闲状态(报道发布时安切洛蒂尚未在埃弗顿上任),这倒不是幻想了。

等我们一年半后升上意甲,我会给他打电话好好讨论一下的。如果有人对执教蒙扎感兴趣,比如赋闲的斯帕莱蒂,也可以谈嘛,我连穆里尼奥都欢迎,国米背景不是问题。

您真这么确信蒙扎一年半后就能升入意甲?只打一年意乙就能连跳升级?蒙扎还从未踢过意甲呢。

既然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那就要以最快速度到达现阶段的目的地。人生当中总是需要设定目标的,有一些能够实现,有一些则未必,但必须要有目标和坚定信念。贝卢斯科尼是个保障,他这一生不管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他是个胸有成竹的决策者,对自己的目标都有宏观构想和微观的可操作办法,不是随随便便叫嚷的。既然他上任第一天就说了杀进意甲,那么时间不会太长。

▲老贝在蒙扎

您作为米兰球迷,最难忘的一天是?

毫无疑问,1989年在巴塞罗那的欧冠决赛。那是我们的第一个欧冠冠军,那天的诺坎普成了红黑色的海洋。我看西尔维奥两眼放光,在那之后再未见过他那么高兴了。其实早在决赛的前一晚,气氛就已不可思议了。

我和好友塞萨尔·卡特奥——可惜他现在不在人世——来到了巴塞罗那的兰布拉大道,被球迷们层层包围,还被他们举了起来。直到我们走完1.2公里长的兰布拉大道,我感觉我的脚都没碰到过地面。决赛前,从球队下榻的雷纳·索菲亚酒店到诺坎普球场入口的那段下坡路水泄不通,围满了没有球票的米兰球迷,上百人吧,球队大巴根本开不过去。这时萨基对球员们说:‘小伙子们,要是今晚赢不了,你们得亲自来这跟球迷们解释。’

最黑暗的一天,我不等你提问,先说答案,2005年的伊斯坦布尔之夜。

黑暗到无法从失败中重振起来,对吗?

那场失败几乎要了我们的命,几乎在宣判球队死刑。只有安切洛蒂这样的大师,才能从那样的噩梦中率先走出来,用他消除灾难、破解悲观、逆转形势安稳环境的超凡能力。安切洛蒂是个值得你压上身家性命、全部依托绝对信任的教练,至于他在那不勒斯的事,我不做评价。

伊斯坦布尔之夜,您在什么时候意识到会输?

在第119分钟,杜德克扑出了舍甫琴科必进的近距离头球、然后又扑出谢瓦的补射之时,我预感到大事不妙,风向不对了。接着就是舍瓦踢丢了点球。而两年后的雅典,皮尔洛的射门却打在因扎吉屁股上弹进球门了。你说怪不怪?就像我的好朋友弗洛伦蒂诺·佩雷斯(皇马主席)那句谚语:esto es el futbol(这就是足球)。

▲伊斯坦布尔奇迹夜

◆《罗马体育报》:安切洛蒂之外,和您心灵相通的教练是谁?

阿莱格里!我们俩感情很深。事实也证明,我没有看错他,早在卡利亚里时他就是个优秀的领航人,能找准自己的定位,懂得释放自己的优势。我们联系得很频繁,一个礼拜至少三、四次电话,有机会就一起到圣西罗看看球。

◆贝卢斯科尼执意炒掉阿莱格里时,您也很反对吧?私下争论没?

不记得了,咱们说点别的话题。

◆那就说说伊布可能的重返米兰,您有何意见?

也不聊伊布!拜托了,因为米兰的转会现在归别人管。

◆不是所有人都能驯服伊布,如今的米兰可以吗?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配得上在米兰踢球!要在圣西罗踢球,需要强大的神经力量、勇气、个性、把握火候的智慧,从小球队转会来的球员通常会感到很吃力。当他们第一次停球失误,就能听到震耳的嘘声和非议,他们就会清楚地感受到那句名言:‘圣西罗的一米可不是一米,而是一米加十厘米。’这句话的版权属于布莱伊达(前米兰体育总监,为米兰效力长达27年)

▲伊布与加利亚尼

◆请您点评一下米兰王朝的几个教练,从萨基开始。

就一个词,真爱。

◆安切洛蒂呢?

也是真爱。如果人的一生允许有超过一个的真爱,那就让我继续说下去,或许不止两个呢。安切洛蒂以球员身份为米兰踢了5年,以教练身份在米兰干了8年,是贝卢斯科尼时期在位最长的教练,两个身份一共赢得4次欧冠。时至今日我都认为,他执教的米兰完全可以在冠军杯五连冠的。我特别想记起2006年的半决赛对阵巴萨,埃托奥被逼得要去当边后卫才能限制卡福。在足球内容上,米兰至少不弱于里杰卡尔德那支巴萨,我觉得更高一些。当然,最美好的经历是2003年,我们半决赛淘汰国米,决赛击败尤文,对于一个米兰球迷而言,最美不过如此。

◆卡佩罗呢?

卡佩罗脾气比较暴躁,但他是个好教练。

◆您和贝卢斯科尼相识四十多年,互相间怎么称呼?尊称还是直呼姓名?

我用‘您’称呼他,他也用‘您’称呼我。当初,塞萨尔·罗米蒂和贾尼·阿涅利这对搭档之间也是用尊称相称。罗米蒂这样解释过,我认为很精辟:以‘您’相称并不会降低亲密感,却可以保证每个人的独立性和自主权。

▲为无数米兰球迷创造美好记忆的三人

两个单词描绘您对米兰的爱。

两个怎么够?我第一时间想起这些词:曼彻斯特,2003年,点球大战,舍甫琴科、迪达……皮耶罗踢完点球后,轮到舍甫琴科主罚,命中,我们时隔9年重新回到欧洲之巅。几天后,我们在斯福扎古堡(米兰地标建筑之一)聚会庆祝问鼎欧冠。宴会上,我特意走过好几张桌子去找一位著名的精神病专家,但我已不记得他的名字了。我对他说:教授,这几天我老是梦到舍甫琴科罚那记点球,而且梦里他都罚丢了,您看我的症状严重吗?

◆那他怎么说?

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