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女足主帅皮娅:团队一起做事,也需认识到球星的价值

发表时间:2019-11-13 11:55:46 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陈清扬报道 当59岁的皮娅·桑德哈奇时隔十二年再次回到中国,她已经是荣誉满身的世界冠军教头,率领着苦苦渴望一个奥运冠军的巴西女足,开始了新的冒险。

十二年前,瑞典人多曼斯基成为了中国女足历史上首位外籍主帅,皮娅是助理教练。在未能率队进入2007年本土世界杯的四强后,她们选择了离开。

此后的时光里,皮娅的脚步遍布各大洲,她率领美国女足获得了2008和2012年两届奥运会冠军,以及2011年世界杯的亚军,接手瑞典女足后,又拿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亚军。2012年,皮娅当选了FIFA年度最佳女足主帅。

在女足运动高速发展的今天,“缺乏优秀的女足教练”成了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像皮娅这样走到哪都取得成功的,成了“香饽饽”。

“中国女足错过了皮娅这样的好教练”,是每每在皮娅取得成功时,中国足球隐隐的扼腕。但皮娅本身的执教经历和经验,可能才是我们所能真正把握和学习的。



当年离开中国时,皮娅留下的一句“中国足球应该多点足球、少点政治”依然振聋发聩;而如今再谈起当年的往事,皮娅只会说起自己所得到的、美好的一面。

在中国女足这次参加永川四国赛的30人大名单中,只有33岁的许美爽曾参加过2007年世界杯。皮娅还依稀记得这名当年年轻的三门,但俩人这次并没有交集。一句依然标准的中文“谢谢”,几乎是皮娅身上唯一留下的中国烙印。

“当时我来到中国这样一个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国家,这段经历非常重要。后来我再去美国、瑞典、巴西执教,我的足球生涯才变得更为丰富。”担任中国女足助教是皮娅第一次在女足国字号工作,她欣赏中国女足技术流派的那一面,反复提及。

1991年第一届女足世界杯,皮娅的一个头球,把东道主中国女足挡在了四强之外。彼时,皮娅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去执教中国队。“你们拥有孙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你们现在依然拥有这样的教练。”


谈及多曼斯基和皮娅,不少当年的中国女足国脚至今还怀念。皮娅很高兴听到此,但相比自己曾带给中国女足的,她更愿意提到自己所获得的:“在中国女足的执教经历中,我收获了很多来自球员的温暖,以及技战术层面的经验。”对于世界杯1/4决赛输给挪威的比赛,她依然耿耿于怀:“那是一场非常接近的比赛,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皮娅曾率领瑞典女足在小组赛中和中国女足有过交手,她还看了今年法国女足世界杯上的每一场比赛。对于如今的这支中国女足,她并不陌生:“中国女足一直是一支非常有技术的球队。她们现在更好了,因为有了速度。不仅是身体上的速度,还有整体上的速度。今年世界杯的质量很高,所有能够从小组赛出线的球队都很强。”

但中国女足还是没能在世界杯上完成进入八强的目标,球队还差在哪里,需要做哪些改进?“可能我不该是那一个指出中国女足需要做什么的人。我喜欢中国女足技术的那一部分,只是她们可能需要更快的速度。要知道,能否进入八强,取决于很小的细节。”皮娅说,“中国女足已经是一支很棒的球队了。”



“当我得到了一个去执教世界上最好的球队的机会时,我只能说好。我喜欢巴西足球的技术,而且能和玛塔、德比亚娜这样的球员一起共事,是我的荣幸。”皮娅坦承,执教巴西女足和她过往的教练生涯截然不同。

自皮娅接手后,巴西女足一扫世界杯上的颓势,至今保持着不败战绩——手下败将包括了英格兰、加拿大等劲敌。“巴西球员踢球的感觉非常好,但她们需要在面临不确定状况时,更多地用脑子踢球。这种平衡非常重要。”

皮娅说,她希望能给这支巴西女足带来更多瑞典足球所擅长的整体,以及美国女足在场上一往无前的态度,“这支巴西队非常棒,我觉得她们在世界杯上的表现非常好。我只是试着做一点点和她们之前有所不同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得很成功,有点幸运。”

玛塔评价说,皮娅带给了巴西女足一种欧式的风格:“皮娅非常直接,我们能知道她想要什么。如果我们想赢得比赛,我们需要更好的防守,我们仍然有很多需要提高的。”


“我们之前也有非常不错的教练。有时候没有奏效。所以是时候做一些改变。这个改变需要非常大。皮娅了解巴西球员,但她和任何一个巴西球员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每一个球员都需要努力提高,去证明自己。”玛塔说。

作为主教练,是更倾向于要求球员严格地执行技战术,还是会给予她们更多的自由?皮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巴西女足的优势在于她们非常有创造力,但另一方面,我要确保她们都在一个框架下踢球。我真的很喜欢她们让我惊喜的时候,她们做的和我要求的不一样,但那是她们的技术和创造力所能够达到的。”

在皮娅执教的生涯中,几乎每一次,球队都会有一些老将压阵。目标,巴西女足阵中的福尔米加41岁,参加过六届世界杯和六届奥运会,玛塔也已经33岁,但她们依然是铁打的主力。

“我看重的是球员的能力,而不是年龄。福尔米加是特别的那一个,她参加了那么多届世界杯、奥运会,有很多的经验,但她依然有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依然渴望吸收很多,玛塔也是如此。这是球员内在的一些东西。这两名球员真的具备这些。”皮娅解释道,“我也招入了很多年轻的球员,这也很重要。否则,肯定会有抱怨说,国家队总是一成不变。每一次我们都会招入一些年轻的球员,阵容都会有所变化。”


作为一名女足国家队的主帅,最重要的是什么?皮娅或许是回答这个问题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我们是一个团队一起做一件事;与此同时,我们也能认识到球星的价值。球星需要知道,她的背后有一个团队;而一个团队需要知道,我们需要球星。所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创造一个环境,让每一个人能够有最好的表现。你可以有失误,只要你下一次能做得更好。这关乎团队、尊重,还有很多快乐。”

皮娅指了指身后的球队说,如果看了巴西队的训练,会发现球员总是很开心,同时也很专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创造一个每个人都喜欢的环境。”

皮娅依然保留了随身带一把吉他的习惯,走到哪,弹到哪。这次永川四国赛也不例外。巴西球员拍下了她弹唱的视频,发到了社交网络上。


皮娅说,从她个人的角度,特别鼓励出色的女足球员退役之后,下一步可以选择当教练。“可以围绕着足球、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喜欢”二字,始终是皮娅选择当教练的原因,“我可以把不同的队员组合成不同的球队,我有权力选择球队走一条怎样的路,比如怎样踢一场比赛、打造一个怎样的风格。”

皮娅说,如今女性想要执教,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和机会,而足球场也需要女性教练,形成一种多元文化。皮娅执教之初,往往只能执教男足——因为只有男足教练,才是全职工作。

今年女足世界杯,欧洲球队占据了八强中的七席。皮娅以英格兰女足为例,分析说,这是因为欧洲女足的俱乐部在男足的带动下,越来越职业了:“俱乐部是女足发展的下一步关键。巴西也有一些不错的女足俱乐部,中国也是一样,如果能够更职业一些,会更好。这(女足的发展)是一个日常的工作。如果有好的球员、好的教练,那么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在国家队,而是每一天的训练。所以俱乐部对女足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