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兰王朝功勋:不奢望重返萨基时代

发表时间:2019-10-16 14:03:47 来源:足球报


记者张恺报道 《米兰体育报》在特兰多主办的体育节,上周五邀请米兰王朝时代的成员参加座谈,博班也在列。


身为俱乐部现任首席足球官,克罗地亚人接受《米兰体育报》采访时,直面球队换帅、未来计划等球迷关心的话题,“我不奢望米兰能重复1989年萨基执教时的高峰,那是不可复制的。然而,比现在大家看到的更强一些的米兰、更具竞争力的米兰,是可以期待的,也是可行的。


博班力挺新帅皮奥利,说他每次中途上任都能实现目标,和斯帕莱蒂同一高度。这些论调不符合实情,斯帅拿过意甲亚军、意大利杯冠军和俄超冠军,带罗马创队史单季积分纪录和挺进欧冠8强、带国米6年后重返欧冠,这些都是皮奥利不具备的。




《米兰体育报》:博班先生,我们都很好奇,您在米兰究竟负责什么、做什么?


博班:对所有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我一律回答:‘我自己都没搞清楚’,不过那是开玩笑。我重返的时间不长,我和身边所有人的工作是让米兰重返伟大行列,要在所有方面再下功夫。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什么事都要做,而且力争比从前的经理做得好才行。要去抗争、去战斗,我和马尔蒂尼并肩作战通力合作,我们没有魔法棒,我俩要用对足球界的了解、经验、积累的认知和进一步创新帮助俱乐部回到高位。


就目前而言,进展不太顺利,大家都看到了,不过这同时也表明改良空间仍很大,我们这不刚刚起步吗?任何行业和岗位都要试错,好在还有时间去纠正调整。米兰的这个夏天,因为无缘欧战,讨论了太多的财政问题和经济账目,欧足联的FFP仿佛成了决定性的标尺,媒体甚至为此疯狂。可足球不该讨论足球本身吗?不该多谈些技术和打法吗?没有这些东西,哪来的比赛结果?哪来的财政利好?


这次体育节,米兰王朝是一个核心话题,我们也跳不开围绕这个旋律的问题,随便说说吧。


萨基从根本上改变了欧洲足球和米兰的踢法,我赶上了他执教时代的末尾。现在,就我的观察,很多他执教的米兰球员退役后还都保持了极佳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当教练的就有一大批,反正所有人都很健康、热衷于各种体育运动,这能说明一定问题,萨基的训练是对球员身心有益的。我和卡佩罗合作得更多,米兰的打法也有所改变,更务实和高效了。但萨基那个时代的魅力是独一无二的,对后来米兰的发展也有深远影响。



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赛季中途换帅,为何选择皮奥利?


这是眼下的最佳方案,皮奥利是我们能找到的最佳教练,他不是次选!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哦?米兰不是也接触了斯帕莱蒂吗?


是的,我们衡量了这两种可能。斯帕莱蒂是个优秀教练,可这不代表皮奥利就比他差,事实上,皮奥利和斯帕莱蒂就是同一级别的。皮奥利是个强大的男人,有清楚的足球想法,他执教生涯每次中途上任都做得不错。


我们认为,詹保罗是个足球梦想家,而皮奥利只是让形势回归普通、过于常规的这样一个人。您不觉得这是一种倒退吗?


皮奥利太常规?我不这么认为。他是典型的务实派而已,没有过多的宏大设想和华丽辞藻,认真做事就够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屡屡中途上任实现目标。眼下,他正在加速了解米兰球员。



詹保罗执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一套战术系统、一种打法必须有用才行,如果运转不起来还谈什么?说明他这套系统就是不奏效的。当然,开赛初期换教练对米兰所有人而言都是一种失败,从上至下没有人能够逃脱。进展不顺,所有人都要负责:经理、教练、球员。我只能为詹保罗表示遗憾,他刚来米兰内洛时我曾跟他说,希望将来和他一起离开米兰,以胜利者的身份。


同样的话我跟马尔蒂尼也说了,我每天都和马尔蒂尼共享同一个办公室,一起研究对策。既然詹保罗的那一套想法不行,那只能对不起了,我们和平分手,我觉得是用正常的方式告别,没什么可夸大的,更没什么激烈争端。詹保罗是个好教练,也是个好人,他应该明白,我们这么做是出于对米兰集体利益的考量。我们以产品、最终成果来评估教练的工作,是赛场在做决定,球队的表现和成绩决定,而不是我们人为决定。


现在的米兰从零开始?还是从詹保罗或者加图索留下的某些东西开始?


从一个有经验的教练开始,他会做出他的评判和选择。我能确定,很多米兰球员会在皮奥利麾下得到进步。



听说,仅仅是听说,您想干预詹保罗制定主力阵容?


都是胡说,毫无根据的编排!我们和教练互通有无、表达不同的观点意见频繁沟通,这是存在的,也是正常的。我和马尔蒂尼从来、也永远不允许我们自身去做一些越位的事情,尊重自己的职务和职权边界,这是最起码的职业要求,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踢球时就讨厌俱乐部有人干扰主教练的思想决定,现在我当了经理,怎么会变成我当初反感的样子?


我们也听说,您和马尔蒂尼在詹保罗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您力主换帅,马尔蒂尼认为应该再给点时间。


我的天,拜托别再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美籍股东是否愿意冬季转会再投入以补强阵容?


这问题我们还真没讨论过,现在不是时候。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和教练磋商,然后再与俱乐部探讨。



您是否感觉到,媒体对米兰的批判声太过头了?对您和马尔蒂尼也如此?


每个人都有权表达自己的看法,足球圈就是这样,并非明天就是更好的一天,什么都可能发生,都要做好准备。我和马尔蒂尼从未躲避责任,以后也不会,我们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做不好,对米兰没有实际转变,那么或许来一批新的人顶替我们,没准他们更好。


国际比赛日后的米兰首轮联赛是主场,您对球迷有何期待?


他们有权抗议,有权在合法的文明的环境下表达他们的不满,我们会理性看待。归根结底,我和马尔蒂尼也是米兰的球迷,和他们是一个阵营的,我们争取让他们开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