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跑完19次客场之旅,他用双腿征服欧足联

发表时间:2019-09-23 11:40:18 来源:足球报


19


记者徐丹雷报道 100天,19场比赛,19段旅程,3091英里(4974公里),全程相当于118次马拉松,10次欧洲之星从伦敦到巴黎的距离。从2018年8月到2019年5月,坎利夫跑着去看完了伯恩利的所有客场。他的壮举吸引了欧足联官方注意,欧足联官方邀请他去参加摩纳哥举行的欧冠抽签仪式。

接受欧足联邀请前,坎利夫还确认过当周六能不能赶回来,看伯恩利对利物浦的比赛。8月底在摩纳哥的三天,坎利夫参加了烧烤派对,见到了路易斯·菲戈,还和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聊了聊草根足球。后来他还和坎通纳合了影。他说:“这很可能是第一次C罗空手而归,而我却拿到奖杯的颁奖礼了吧。”


欧冠颁奖礼暨小组抽签仪式上,坎利夫就坐在梅西、C罗和范迪克身后的第三排。这位伯恩利球迷是和多特蒙德一起,分享了上赛季欧足联公平竞赛奖。坎利夫在阿利松、德容之后登台领奖。下台时,他发现梅西和C罗正在聊天,可能正在约饭。范迪克盯着他笑,他上前和红军中卫握手。范迪克说,“我知道你。”坎利夫则回应到:“周六见!”

坎利夫上赛季用来记录跑步计划的个人网站,已经几个月没更新了。他有了新计划,包括创办社区团队,为慈善事业募集更多资金。他也与欧足联讨论过,看明夏欧洲杯决赛圈能做点什么。此外,坎利夫觉得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也适合自己去挑战挑战,“我可能筹到100万镑,那会相当棒,但如果能帮到一个人改变人生,我会更满意。”

19


19


坎利夫的电脑响了一下,Facebook的信息。一位自称欧足联工作人员的女士在网上自我介绍,并告诉他,欧足联邀他去参加摩纳哥举行的欧冠抽签仪式。然后就是电话联系,女士说一周内会再联系坎利夫,还让他先保密。

电话奇遇后,是摩纳哥奇遇。一周后,45岁的坎利夫真的去到地中海赌城。他的奇遇中包括这么一段:他被领进颁奖礼后台一个做设备测试的黑色小房子,看到一排麦克风摆在桌上,每个麦克风上都贴着名字标签,C罗、梅西、范迪克……还有他!名义上和实际意义上,那是坎利夫离足坛顶尖明星,最近的一次。

在东南亚工作时,斯科特·坎利夫很少收到庆典活动邀请。他的工作邮件,也大都不令人开怀。从1996年到2009年,他在印尼、东帝汶为慈善机构做事。在这些地方的贫穷地区、“冲突地区”呆了十多年,他目睹了太多暴力和犯罪,以及人们被悲剧折磨的惨状。

坎利夫因此患上PTSD和抑郁症。他的很多同事也有精神疾病。他会没来由地警惕,易受惊、易怒,又容易精神涣散。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相信,大约有13%至20%的海湾战争老兵患有PTSD综合征,严重患者会自毁和伤人。

19


坎利夫说他三年前精神“崩溃”过一次,不过那是他此前最后一次。这是积极治疗的结果。回英国后,他接受认知行为治疗,跑步就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他刚好出生在一个有跑步传统的家庭。在姐姐提议下,他还跑了一次伦敦马拉松。

但坎利夫回国不是因为治病,而是因为他是伯恩利球迷。2009年5月,伯恩利通过英冠升级附加赛,33年来重返顶级联赛。而此前还在亚洲工作的坎利夫就向几位朋友承诺,只要伯恩利升入英超,他就回国。

回英后的生活,包括和疾病作战。三年前那次大状况之后,坎利夫再没有严重的复发,睡眠也更好了。于是去年初,他雄心勃勃地构思了一个计划,叫做“跑步到客场”(RunAway Challenge)。这是个“大项目”,因为他要在一个英超赛季里,徒步跑往伯恩利的19个客场看球,沿途还为慈善募捐。

“这能把我跟着伯恩利去客场的爱好,和我跑步的激情融合起来,又能让家乡伯恩利出名。”但当坎利夫把他的构思告诉家人后,大家都觉得他疯了。“你这是喝醉了和人打赌吧!”

19


19


想做就去做,万事开头难。伯恩利上赛季第一个客场到南安普顿。在红酒军团的特夫摩尔球场边跑出第一步时,坎利夫感觉自己跑向了未知,脑子空白,“不知道身体会怎么反应”。第一天,他就感觉以前从没出毛病的膝盖,又酸又痛。他只能用走路替代跑步。好在第二天,膝盖没事了,他接着跑。

坎利夫很快跑出了名。伯恩利上赛季第三个客场是对狼队,第四个客场对卡迪夫。他跑到威尔士首府时,一位持有狼队季票的出租车司机认出了他,停下车,给他捐钱。跑去富勒姆的克拉文农场时,一位正接受戒毒治疗的当地DJ认出他,两人一起跑。恰好这位仁兄还会跑酷。坎利夫叫住他:露一手。DJ跑到他前面,跳过一个路桩,做了几个利落潇洒的动作。

19个客场,19段路程,有长有短。短途愉悦,常有人加入。长途需要制定详细计划,但首先是意志坚定,另外选择的路线也不能马虎。跑每段路程前后,尤其是长途跑,坎利夫都和自己的心理医生沟通,听取建议。

但意外还是不少。坎利夫认为最艰苦的一次,发生在跑往水晶宫的路上。已经跑到伦敦与伯明翰之间米尔顿凯因斯的一座小村庄,坎利夫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那天气压也低。他蹒跚走进镇中心附近一家咖啡馆,喝热汤吃三明治,花了差不多一场球赛的时间,他才呼吸平稳,缓过劲来。然后继续跑。

19


坎利夫有人群密集恐惧症,他会选择更偏僻的线路,虽然风景更好,但一般更远。为对抗精神疲倦,他会把跑步时间分成以分钟计的很多时段,对自己的旅程进行“微管理”,以便让自己更专注。

他还害怕高速公路上的桥梁。“桥梁很宽,风很大,桥下车水马龙,环境嘈杂”。为避免穿越桥梁,他甚至会多跑几英里。跑往纽卡斯尔的路上,有个地方不得不从桥底穿过。当时离开赛已不到40分钟,幸好同跑的两个人架着他的手臂,一起跑到桥的另一边。

还有就是资金问题。因为这个计划,坎利夫无法工作,他很快透支了所有信用卡。虽然坎利夫不断收到过一些小公司、小机构的经济援助,但大部分时间他都要自筹资金,随遇而安。

“有时跑到某个地方,天快黑了,身上又没钱。”一开始,没有陌生人愿为他支付酒店费用,他只能在每天跑步时间的最后一小时步行,试图寻找最便宜的酒店,再打电话让朋友付款。这种经历虽然只发生过几次,也足够刻骨铭心。

19


19


欧洲之星从伦敦到巴黎,才要跑492公里。从2018年8月到2019年5月,坎利夫跑着去看完了伯恩利的所有客场——整整4974公里。而每一趟,坎利夫都是从特夫摩尔球场启程。在山间、河边、树林里、旷野上,他虔诚地摆动双腿,与孤独为伴,和自己作战。上赛季伯恩利最后一个客场,当坎利夫抵达埃弗顿主场时,他的主队邀请他走进客队更衣室,伯恩利主教练戴奇和全体球员在等着他。

跑的最远一趟是今年2月,从西北兰开夏郡的伯恩利,跑到南海岸的布莱顿,全程277英里,花了10天。伯恩茅斯也在南边,那是坎利夫上赛季跑的第17个客场,当时他已经验丰富。“可能跑得最爽的一次,腿越跑越有劲,全神贯注,心无旁骛。找了一条从北到南的新线路,总共跑了9天,一路穿过兰开夏、柴郡、斯塔福德郡、伍斯特郡、威尔特郡、多塞特……”这一趟,他跑了269.41英里,或者是486864步,跑步用时63小时7分31秒,平均每天跑30英里。

坎利夫也不是每周都跑。碰到国际比赛日,或者国内杯赛,他休息的时间可以长一些。英超球队赛程一般是客场后接主场。遇到伯恩利连踢两个客场,他就累一些。

去年12月,伯恩利曾连续做客热刺和阿森纳。这两趟,坎利夫一共跑了423英里,其中从特夫摩尔跑到温布利是208英里,花了45小时。这两趟,他共跑了14天。伯恩利踢完热刺,他在伦敦休息了一天,然后坐车回去,次日再次跑向伦敦。

19


伯恩利去同在西北的利物浦,坎利夫只要跑51.27英里。今年1月跑向曼联主场老特拉福德时,有人在雪中加入他,在结冰的路面上,一起跑完最后30多英里。这些人中有曼联球迷、博尔顿球迷和伯恩利球迷;其中两位当天过生日,有两位则是跑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马拉松。

最后,坎利夫共筹集到5.5万镑善款(由1131个人捐献)。这笔钱已经分给上赛季的19家英超俱乐部和18家伯恩利当地的慈善项目。埃弗顿已经用得到的钱修建了古迪逊公园附近的一家心理咨询机构。一想到这个,坎利夫就“热血沸腾”。

对能筹到多少钱,坎利夫也是一路修改目标。最初计划是1万镑。到今年4月,筹到2万镑。看到越来越多人关注他的计划,坎利夫就把筹款目标设为38000镑。他解释,这不仅因为英超球队一个赛季总共踢38场联赛,也因为此前一场英超平均上座人数是38000人,“如果在一个满座球场,一个球迷捐1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