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写下从业余球员到多特天才的童话,如今却住在廉租房里吃着低保

发表时间:2019-09-09 13:17:50 来源:足球报


记者艾文报道 君特尔·布赖茨克站在窗前向外望去:一片空荡荡的草地,旁边有一座小型的超市,一个理发屋和一个体育酒吧。这里是科隆北部的斯塔姆海姆区,距离勒沃库森很近,毗邻莱茵河——不过布赖茨克住着的这栋1960左右建成的廉租房,是看不到美丽的莱茵河的。

“这里最糟糕的是无聊感”,布赖茨克说。他的房间在这栋楼的一层,仅28平方米。作为一名差点入选国家队的前职业球员,这样的条件无疑是寒酸的。早晨起床后,布赖茨克要把折叠沙发床收起,腾出空间,然后他坐在电视机前。

这是他的生活,日复一日,电话铃声很少响起,布赖茨克说:“我没有什么其他能做的事情。”




布赖茨克本应有更好的生活。他曾是德国足球的最有希望的边锋,八十年代末,他从科隆的布吕克俱乐部加盟多特蒙德,实现了从第五级联赛到德甲的飞跃。多特蒙德只对他进行一次试训看到了潜能——布赖茨克敏捷灵活,带球技术出色。

加盟球队几周后,他在多特蒙德主力阵容中找到了位置,与安迪·穆勒配合默契。那段时光多特蒙德正从低谷走出来,布赖茨克是其中的一份子。1989年5月,布赖茨克在德国杯决赛中表现出色,多特蒙德4比1大胜不来梅。

几周后的超级杯,多特蒙德4比3战胜拜仁,布赖茨克尽情地戏耍当时的德国国脚中卫普夫吕格勒,拜仁两次进球领先,布赖茨克两次追平比分,成为球队英雄。布赖茨克的表现深深打动了德国主帅贝肯鲍尔,差点将他选入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阵容。


现在,布赖茨克的家里还保存着超级杯冠军奖牌,他将它挂在电视机正上方。平日里,布赖茨克无数次看向这枚奖牌,那时他是风光无限的职业球员,如今则处于社会底层。失业、没有家庭、靠社会救助度日——这间28平米公寓是社保机构付钱。

他是怎样落到这地步的?布赖茨克说:“足球生涯之外,我在生活中犯下太多错误。赌博、浪费许多钱。也许我在退役后应该去考一个教练证书,或者做点其他什么。”但这些只是假设,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做。

“他从来没有像一个成年人那样生活”,普茨说。如今70岁的普茨是布赖茨克的启蒙教练,他最先发现布赖茨克的足球天赋,给了他专业指导。当布赖茨克转会去多特蒙德时,普茨成为他的经纪人,他说:“基本上,布赖茨克只会一件事:踢球,他生活中的其他事情全部失败了。”

布赖茨克最大的问题是赌博。他出生在科隆,父亲是一名赛马骑手,布赖茨克小时候跟着父亲一起去北威州的赛马场玩。长大后,他会从熟悉的骑手那里得到一些提示,然后去下注,一发不可收拾,即使成为职业球员也没有改变。


当他的队友在比赛后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家休息时,布赖茨克会跑去赛马场或者是赌场。他将赚来的钱全部扔进去,甚至还借了高利贷。普茨说:“布赖茨克有几个东欧的债主,有一天,他们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门前来要布赖茨克的欠账。”

当多特蒙德意识到他们的中场明星的财务状况有多么糟糕时,一切为时已晚。1991年,多特蒙德的经理迈尔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想控制住局势的恶化。

迈尔计划让俱乐部借出一笔钱给布赖茨克,然后对布赖茨克的账户进行严密的监督,布赖茨克拒绝了这个提议。这代表着布赖茨克在多特蒙德的结束:他在球场上失去状态,双腿沉重,带球过人时脚步踉跄。1989/90赛季,他的状态大不如前,一年后变得更糟糕。1991年,希斯菲尔德执教多特蒙德,布赖茨克被踢出一线队。

迈尔回忆说:“很显然,布赖茨克可以有一个伟大的职业生涯,最后的结果是各方面无法满意的。我当时没有意识到他的赌瘾意味着什么,我们应该更努力的去帮助他。”



在开始,这真的像一段童话故事。1988年夏天,21岁的布赖茨克从科隆布吕克俱乐部转会到多特蒙德,身价是33000马克。多特蒙德有年轻的安迪·穆勒、弗兰克·米勒、海尔默、鲁梅尼格、迪克尔、佐尔克等明星球员。没有人觉得布赖茨克能立刻有一番作为,他的第一个赛季应该是跟着这些球员一起训练,积累经验。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新赛季的训练营刚开始,主帅萨夫提格就甩手不干了。理由是他想用解除与自己有矛盾的米勒的队长职务,由佐尔克代替,遭到董事会的反对,萨夫提格认为自己的权力受到侵犯。多特蒙德临时任命科佩尔接手。如此仓促换帅,导致多特蒙德前五轮不胜,眼看着一个赛季就要毁了。

局面不可能更糟糕的情况下,科佩尔做出了新尝试。客场对曼海姆,布赖茨克进入首发阵容,他似乎早就在等待这一刻,多特蒙德3比0击败对手,布赖茨克助攻两球。几周之后对法兰克福,布赖茨克上演帽子戏法,他与穆勒的合作将球队的进攻提升了一个档次。

多特蒙德高层当然知道他们挖到的这块“宝石”比预想的更闪亮。主帅科佩尔说:“他是一个直觉型的球员,经常是自己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做出什么。”1989年一月,俱乐部与布赖茨克续签新合同,他的收入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半年前一个默默无闻的业余球员,摇身一变进入德甲高收入阶层。


看上去一切在向好的方向发展。1989年,他帮助球队拿到德国杯冠军,几周后在超级杯上大放光彩。“凯撒”贝肯鲍尔的国家队注意到了他,但多特蒙德主帅科佩尔建议说:“再给他一点时间!”

科佩尔观察到了令人不安的现象。一夜之间收入暴涨的布赖茨克穿上了昂贵的名牌西装,带上金项链,开起了豪车。现在的德甲俱乐部有专门的人员照顾年轻球员,协助他们建立起理财观念和人生规划,但在三十年前是一片空白,经纪人也很少管这方面。普茨有时会劝说布赖茨克,基本没有用处。

在多特蒙德,布赖茨克住在一个高档公寓楼里,楼下是海尔默,楼上是后来成为俱乐部专职播音员的迪克尔。海尔默和迪克尔在空闲时间与家人在一起,休息放松,自己住的布赖茨克不愿意待在公寓里时,就跑出去看赛马,直到他的财务困境爆发。

多特蒙德最终意识到,他们解决不了布赖茨克的问题,反而是球员会拖累的俱乐部。1992年,在仅代表多特蒙德踢了89场联赛后,这名天才中场被卖给德乙球队杜塞尔多夫,布赖茨克不认为是赌博毁掉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这次转会是我下滑的开始,那时杜塞尔多夫降级,一切就结束了。如果我留在多特蒙德,那我会继续,我可以做到。”


一年之后他离开了北威州的首府,先后在乌波塔尔、洪堡、亚琛等球队踢球。1999年后,布赖茨克进入失业状态,没有收入,依靠救济金生活,他不愿意去打短工,因为赚钱太少。2000年,布赖茨克回到家乡科隆,与父母住在一起一段时间。他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现在独立生活。


布赖茨克很难与人保持良好的关系,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很多人尝试着帮助他,但没有成功。比如霍姆贝格。他同样曾经是一名职业球员,与布赖茨克在多特蒙德和杜塞尔多夫都当过队友。几年前,霍姆贝格在科隆的一个停车场里偶遇样子狼狈、手里拎着一瓶啤酒的布赖茨克,昔日队友的样子让他惊呆了。

霍姆贝格给了布赖茨克一些钱,这没有什么意义。拿到钱的布赖茨克直接进了赌场。霍姆贝格说:“后来我和我的妻子每周去看他一次,帮他把冰箱填满。“这持续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他再次访问布赖茨克时,发现人去楼空,布赖茨克不告而别。

与布赖茨克保持着固定联系的,只有多特蒙德的元老队的成员,大部分是多特蒙德的退役球员、名宿,这支球队的组织者是库托夫斯基,他很喜欢布赖茨克。库托夫斯基踢球时是右边卫,与布赖茨克是右路搭档。他开玩笑说:“那时我真的很厌烦他,这家伙从不回防,让我直接面对进攻球员。那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元老队有比赛时,布赖茨克会再次穿上黄黑球衣。他没有钱买车票去比赛场,队友们给他出路费。两年前是布赖茨克的50岁生日,多特蒙德特别排出了一线队的大巴车去科隆接上他庆祝,这是俱乐部仅能为他做的事情了。比赛让布赖茨克脱离无聊的生活,可是在结束后,他坐着火车返回科隆,就会感觉自己又封闭起来。

五月中旬,多特蒙德庆祝德国杯夺冠30周年,布赖茨克受邀作为冠军队的成员,再次站在威斯特法伦球场的中央,享受球迷们的欢呼,重温那个辉煌时刻。只是一片喧嚣之后,他只能回到自己的28平米的公寓里,等待着下一个电话将自己解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