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兵败安菲尔德!“802”依旧无力改命,埃梅里凭什么觉得乐观?

发表时间:2019-08-26 11:00:45 来源:足球报

记者徐丹雷报道 为何经年到安菲尔德大比分输球,阿森纳一直顽疾不改,心态如风摆柳?这涉及更深层次的俱乐部自我认知问题。30年前在安菲尔德,格雷汉姆的阿森纳两球战胜利物浦,逆转夺取当年英甲冠军。但如今世人不会从那支坚忍的球队入手,而更会从温格阿森纳为切口,去认识现在的阿森纳,包括球员也是。




做客安菲尔德,枪手名宿们建议要谨慎,方法包括使用六人后场防守四人机动进攻这样的“604”阵式,以及奥巴梅扬单人突前即可。埃梅里更保守,用了703或者说是802,奥巴和佩佩轮流用作边锋和中锋,塞瓦略斯在由守转攻时过半场,但防守时也要退到禁区前。

然而,埃梅里用扎卡搭配贡多齐、威洛克形成三中场的做法,却出乎人意料。舆论多认为瑞士中场易丢球的特点,实在不容于这场苦战。这么做,是因为托雷拉状态不足以首发?

阿森纳开场即承受高压,后场多处一出球就被断,过不了半场。路易斯禁区内的高球解围和落点保护,阻止了一些险情扩大。此外,巴西中卫后场敢于拿球带球,敢于位置前提后再传,体现了顶级中卫的一些素质。

802



务实的枪手一直等待反击机会。10分钟时,一次从后到前的简单过渡,奥巴传到前场让佩佩去跑,阿德里安解围球被奥巴截到,后者吊门偏出,吓了主队一跳。塞瓦略斯禁区前拿球后能快速摆脱,或通过和队友快速互传,形成反击态势。对伯恩利表现出色的西班牙人,上半场在发挥攻防转换枢纽方面尽量交足功课。

因为枪手主动收缩,利物浦打不出快击。对手阵地战,阿森纳又不怕。虽然承受压力大,但上半场大部分时间,阿森纳防线没有慌。三线关键球员的表现,让球队信心增长。

趁着对手进攻疲劳精神懈怠,阿森纳反击效果更佳。威洛克左路突破制造机会,佩佩中路射门擦角飞出。另一次后场解围,皮球居然顺利通过利物浦中场,突前的佩佩过掉罗伯逊,直捣黄龙,阿德里安用脚挡出射门。

但利物浦的高压紧逼战术几乎是全方位而密不透风的。塞瓦略斯曾被逼到本方底线传中,导致皮球被马内截下射门。运动战走不通,红军还有定位球。通过角球,马蒂普头球破门。禁区内乱成一团的人群中,枪手防线被范迪克带走大部分注意力,帕帕前点没挡住马蒂普。上半场仅一次防守失神,就足以致命。

802






查理·尼古拉斯质疑头两轮取胜的阿森纳,防守依然提升不多,“路易斯可能一场比赛会犯个大错或来一场当场最佳的表现,帕帕则没让我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到了下半场,就是巴西中卫新援的犯错集锦。第一次,他显眼地拉住了萨拉赫的球衣,点球。第二次,他在禁区外对法老的防守若有若无,红军前锋斜线杀入禁区,3比0。

为何前半场镇定自若的路易斯,后半场成为头脑有时发热有时停转的小学生?一方面,这可能是球员特点之一。其次,和全队心态变化有关。下半场一开始,枪手心态和前半场均势时已不同:如果尽心防守都丢球,再稳守意义何在?

而客队心态更早的一波变化,来自上半场丢球前,他们在场上连续取得进攻甚至破门机会时。差点首开纪录,让枪手们体会到攻防的矛盾:他们有威胁对手的能力,但放出这部分能力,通常要意味着后场人变少,防守会变弱。丢球果然如影随形。面对高压手段多的红军,枪手思想准备不足,另外不够成熟,不能让心态立即从进攻后的激动,完全回复为防守时的冷静。

心态经历这连续波动,阿森纳下半场自然更防不住。一开场就再丢一球。士气遭连番打击,中场本该平顺过渡,却从地面球走成高球,最后被对手反抢。从平局到落后,前锋压力更大。奥巴梅扬禁区内出脚慢,错过了把比分变成1比2的机会。

802



稳守不住那就攻。一对攻,典型的利物浦和典型的阿森纳就登场了。莱诺弃门出击,制止了一次单刀。禁区内出球开到对手脚下,阿诺德大力远射,帕帕堵枪眼。但这都不够。阵型一压上,萨拉赫涮过路易斯,如入无人之境。领先三球后,克洛普自信三分已经到手。

一向认为自己或球队进攻有特点的枪手球员,如今一旦要保守龟缩,就像被绑了双手、戴了镣铐。“阿森纳是积极进取的”、“我们能靠进攻制胜”——常年浸染在如此语境下,球员难免会问“既然对攻也有机会,为何要先守?”一旦没守住,就开始患得患失。




所以埃梅里不该逆着球队本性,比如不该第80分钟才派上拉卡泽特?然而事后诸葛易,事前决定难。埃梅里有本场保持不输或少输的压力,这关系到他的水平被阿森纳认知的程度。枪手86分钟由托雷拉扳回一个。但这说明不了拉卡首发就能先进对手一个。

从上赛季的1比5到这场的1比3,从上一次半场就输成1比4,到周六半场坚守了41分钟的0比0,埃梅里未来可能更有理由坚持,他曾在这场坚持过的一些东西。“上半场我们一起努力,一些攻防转换不错,也有一些机会。0比2落后,我们确实需要进攻。我们确实为输球失望,但球队可以保持乐观。未来我们要提高控球,更好地应对压力,利物浦在这方面更胜一筹。我们可以更接近他们。”

802



像基翁这样的名宿,对阿森纳的认知就较复杂。“从格雷汉姆到温格,看法发生变化。前者执教时,给打法带来一种平衡,温格到来,则鼓励球员发挥创造性。”

2006年枪手打入欧冠决赛前,基翁曾被请来帮助阿森纳整顿出一条当赛季欧冠连续10场不丢球的防线。前英格兰中卫当时和温格有过理念冲突。他希望通过回看录像的方式,向某位球员指出防守错误。但温格不让,理由是担心此举会伤害球员信。

基翁沮丧的是,自欧冠决赛后,自他离开,13年来阿森纳防守文化的精华已经遗失:“体力型球员和技术型球员的对抗,从一个极端到了另一个。我觉得这是模仿巴萨导致的后果。因为温格想拷贝巴萨。这导致阿森纳攻防失衡。埃梅里正努力把那种平衡找回来。但这支球队有时依然会忘记防守,会在一场比赛的一半时间处于无球防守状态,这依然是阿森纳的阿基里斯之踵,特别是客场。”

前枪手后防五老之一的基翁还说:“我带着极大兴趣观看埃梅里执教,他很努力工作,去催促、说服这些球员达到为阿森纳效力的水准。他希望球员们都能燃烧激情,这是温格执教后期缺失的。他承受很大压力,我觉得他继承的是一个很困难的条件。去年看上去有段时间,他已经解决了防守问题,特别是客场时。但赛季末,球队还是没顶住,问题又回来了。”

802



输给红军,也能帮阿森纳认清赛季目标。基翁认为,今年枪手可争前四,“兰帕德很有才华,但他是英超新手。索尔斯克亚的经验也一般。埃梅里的能力和经验更值得一博。”蒂尔尼、贝莱林和霍尔丁依然还在养伤,这也算枪手防线的后手吧!所以,埃梅里敢在这场比赛结束后说“我们可以很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