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布拉格看德比:足球?战争!

发表时间:2019-05-02 07:12:28 来源:足球报



记者刘翔宇报道


01文艺、历史与足球


走进布拉格,像在读一段历史。

这座位于中欧的小城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味,各种哥特式、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历经战火后仍完整地保留下来,那些石板路是历史的印记,布满全城的有轨电车又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绵延流长的伏尔塔瓦河,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斯拉夫人。置身于布拉格,仿佛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小镇当中,明亮跳跃的颜色让那些历史的沉淀并不呆板。四月,初生的早樱是布拉格之春最好的点缀。

来到这里,听到的是古典音乐,看到的是唯美建筑,喝到的是最纯正的捷克啤酒。尼采曾说,“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音乐时,我找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如今,布拉格的足球,开始慢慢揭开面纱。




在足球领域里,布拉格是通过一家俱乐部逐渐被中国球迷认识,那就是布拉格斯拉维亚。

布拉格斯拉维亚俱乐部成立于1892年,是捷克国内历史最悠久的体育俱乐部。最初斯拉维亚是一家自行车俱乐部,1893年,斯拉维亚成立了足球俱乐部。到目前,他们已经涵盖了足球、冰球、曲棍球、网球等多个项目。

斯拉维亚足球俱乐部共夺得过18次捷克顶级联赛冠军和22次国内杯赛冠军,并且屡次参加欧战,最好成绩为1996年的欧洲联盟杯四强。近两个赛季斯拉维亚连续取得捷克顶级联赛冠军(2016-2017)和国内杯赛冠军(2017-2018)。最近让斯拉维亚名噪一时的,是欧联杯,他们在八分之一决赛中淘汰了塞维利亚,随后,面对英超劲旅切尔西时,斯拉维亚虽然败下阵来,但两回合都打得极为顽强。




捷克人热情好客,斯拉维亚俱乐部副董事长托马斯就很有这个特点。

“当初组建斯拉维亚的人,很多都是捷克斯洛伐克建国元勋,包括很多政治家、艺术家,所以组建基础有很多的文化底蕴。”托马斯对记者说,“捷克的国旗是红白蓝三种颜色,斯拉维亚的球衣是红白,因为这是斯拉维亚民族的颜色,而‘斯拉维亚’这个名字,源自于斯拉夫民族女神的名字。”托马斯的介绍,让记者对斯拉维亚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斯拉维亚的主场中赫体育场(前身:伊甸园体育场)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市区第10区。最初体育场并不在这里,1953年才扎根于此,并于2003年12月拆除重建。如今,该体育场可容纳20800人,是捷克国内最现代化的专业足球场。

如今来到布拉格,除了寻找昆德拉、卡夫卡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看一场斯拉维亚的比赛。




02 布拉格德比


布拉格一共有四支职业球队,其中以斯拉维亚和斯巴达最为著名,这两支球队之间有着绵长的历史渊源,“同城即死敌”用在他们身上,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有一句话在捷克流传,“只有一个日子,会把布拉格分成两半,甚至把整个捷克一分为二,那就是布拉格德比日”,两边的死忠球迷,在歌曲中唱到“德比战永恒”,布拉格德比是世界十大历史最悠久的德比之一,同时也是最火爆的德比战。

斯巴达成立于1893年,有记录可寻的布拉格德比,始于1896年。




首次德比火星四溅,一度面临提前终止的可能,当时,愤怒的球迷冲进球场内,警方不得不采取措施。双方次回合的比赛被取消,原因是斯拉维亚的学生球员被老师禁赛。

布拉格德比之初,双方水平悬殊,斯拉维亚曾在一场比赛中6比1战胜斯巴达,后来成为捷克总统的贝奈斯在那场比赛中还打入一球。一战之前,斯拉维亚统治着布拉格德比,但战争期间,斯拉维亚只能派学生军出战,处于下风。

二战之后,受到多种原因影响,斯拉维亚一度更名为布拉格迪纳摩,1964年,斯拉维亚恢复了自己原有的名称,布拉格德比也重新焕发生机,当年的德比有50105名球迷在现场观看,这一纪录到现在仍未被打破。

历史上,斯巴达在更长的时间里统治着布拉格足球,他们和斯拉维亚轮流坐庄,但总体来说,斯巴达的冠军头衔要更多一些。最近几年,斯拉维亚重新崛起,将斯巴达压在了身下。在本赛季联赛积分榜上,斯拉维亚排名首位,斯巴达排名第三,落后5分。




德比战,除了比赛双方之外,两边球迷更是火药味十足。由于历史的积淀,斯拉维亚球迷和斯巴达球迷之间早就区分成两个鲜明的群体,双方在球场上和生活里都有着相对的立场。

在德比日当天,球迷会有一个特殊的仪式:客队球迷会在比赛当天下午,在自己的主场集合,一路步行到对方的比赛场地,通常都是举着标语,边走边高喊口号,唱着队歌,全程差不多要三个小时。几千人一起游行,成为了布拉格德比日的一大景观,当然,警察是最忙碌的。每到德比日,几乎全布拉格的警察都会出动,确保安全。

4月15日,2019年第一次布拉格德比在中赫体育场打响,比赛从第一分钟开始就进入了肉搏状态,冲突不断让比赛进行的并不顺畅,全场比赛裁判共出示了6张黄牌。球场内火爆,看台上同样激烈,斯拉维亚和斯巴达的球迷互相对峙,高唱战歌,斯巴达球迷向场内扔下了矿泉水瓶,而斯拉维亚球迷则焚烧了斯巴达的球衣……这是足球,是德比,更是战争。




最终的结果是1比1,斯拉维亚一方显然并不满意,“我们应该赢三个”,斯拉维亚球迷说。而在最近的一次德比中(4月25日),斯拉维亚果然赢了三个,主场3比0战胜斯巴达,将对手从捷克杯中淘汰。

布拉格有一项针对德比的传统,赛后,胜利的一方将会得到“城市钥匙”。这把巨大的钥匙象征着城市的主人,通常比赛后的第二天,布拉格市长会在市政厅将钥匙颁给获胜的球队,并直到下一次德比,看获胜方是否会有变化。

如今,这把巨大的“城市钥匙”正在斯拉维亚博物馆一楼展出。实际上,自2016年秋天,这把钥匙就一直留在斯拉维亚,当时斯拉维亚在雷特纳球场2比0战胜了斯巴达,时至今日,斯拉维亚再也没有在德比战中输过球。





03 谢场跪拜礼


著名捷克画家穆夏在他的《斯拉夫史诗》第十八幅中,描述了这样的画面:一群年轻人手挽手下跪,围成一圈,向中间斯拉夫的女神斯拉维亚宣誓。这幅画作名叫“斯拉维亚的誓言”。如今,画作中的仪式被搬到了现实中。

每场比赛之后,不管在主场还是客场,斯拉维亚球员都会走向死忠球迷看台,即便已经是被换下的球员,也会一起谢场。在看台前,球员会排成一排,单膝下跪(有的会坐在地上),此时,数千名球迷会高喊口号:“红白颜色、战斗的力量、斯拉维亚、布拉格,我们永远跟你们在一起,赢球时、输球时,斯拉维亚是永恒的!”

此刻,跪在地上的球员好似中世纪的持剑骑士,无数球迷是他们最坚实的后盾,口号如同下一次出征的号角。画面极为震撼,让人血脉贲张。


斯拉维亚这样特殊的谢场仪式,源自于2005年。

“当时我们在汉堡踢了场比赛,汉堡的球员赛后跑到他们的看台下,听球迷呼喊口号,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传统,我们也开始这样做。”托马斯向记者讲述了来龙去脉,“当然我们和汉堡的谢场不太一样,我们做了一些改变,这个传统从那时一直流传下来。这是球员和球迷之间联系的一个纽带。意义是,在比赛期间,球迷看球员如何去比赛、拼搏,比赛后球员跑到球迷前边,聆听球迷的声音,双方的角色调换一下。”

球员下跪是对球迷的尊重,同样也是对足球的尊重,“你有多尊重对方,你就会得到更多的尊重。”托马斯说,不管赢球还是输球,球迷都会这样喊,给球队鼓励。之所以说是传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一队球员这样谢场。斯拉维亚所有梯队,甚至包括U7的孩子们,在比赛后都会进行这样的仪式。当然,只要有一个球迷在现场,都会呼喊口号,以鼓励球员。这样的仪式已经成为了斯拉维亚的标志,体现了这支足球队最重要的精神内核。

“从这个传统开始至今,只有一次没有这样的谢场。”托马斯说,原因是前几年有一段时间,斯拉维亚俱乐部面临着比较严重的问题,当时的俱乐部领导想要换一个教练,但那个教练过去是斯巴达的死忠,球迷非常反对这件事情,“球迷为了抗议,在某一次比赛后没有谢场仪式”。





04 死忠与传承


布拉格有全捷克最好的两支球队,为什么选择了支持斯拉维亚,而不是斯巴达?当记者把问题抛给斯拉维亚球迷时,大部分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因为我的父亲是斯拉维亚球迷”。

托马斯说:“我们这里有这样一句话,斯拉维亚球迷的传统是传承下来的,而斯巴达的球迷感情是后来自己培养的。”

“斯拉维亚的球迷是捷克最好的球迷,主要原因一是因为俱乐部有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另外,在这么多年期间,他们随同俱乐部一起经历了大起大落。”




斯拉维亚历史上有两次差点破产,一次是近些年,中资企业拯救之前,另一次则是六十年代的时候。在后面这次的危局,斯拉维亚已经降到乙级联赛,成绩非常不好,当时很多政治家、艺术家、精英团体,自发的组织了一个球迷协会组织、发起捐款,最终拯救了斯拉维亚。这个组织一直到现在还保持着,是捷克历史最悠久的球迷组织,在欧洲也算是时间最长的几个之一。“在我们的球场里,永远给这个组织留有座位。这个组织是会员制,可以父亲传给儿子,父亲带着儿子去看球,等他的儿子长大了,再传给儿子的儿子。”托马斯说,斯拉维亚会记住一切帮助过他们的人。

现在斯拉维亚主场平均上座率是一万五千人左右,最少也有一万一左右,精彩的比赛都是爆满的。“在中国人面前说人口数量通常都是算不上什么的,”托马斯笑着说,“我们的统计认为,整个捷克公开承认是斯拉维亚球迷的大概有一百万人。”

一个直观的数据是,斯拉维亚俱乐部每年销售一万张年卡,是捷克所有俱乐部里面卖的最多的。每张年卡的价格大概是两千到四千克朗,但只是可以观看联赛,看不了欧联杯那些比赛,顶级比赛通常会单独售票。往往到了热门比赛,持有年卡的可以优先购票,包括一些球迷俱乐部的团体,死忠球迷也可以优先购买。这是斯拉维亚回报死忠球迷的福利。


传承:一位球迷父亲带着孩子来看球



比如这个赛季,斯拉维亚状态极其神勇,欧联杯先是淘汰了塞维利亚,而后又迎战切尔西,“这几场的票根本就不够分了。”托马斯说。

斯拉维亚善待球迷,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死忠。在成为球队管理者之前,托马斯就是一个狂热的斯拉维亚球迷。

“我的故乡不是布拉格,大概离布拉格一百公里。我在小的时候不是很经常来布拉格,所以通过电视看比赛比较多,那时候父亲带着我在电视上看斯拉维亚的比赛。”托马斯说,“等我稍大一些,十几岁的时候,就经常来现场了。但那时候我是个穷学生,我奶奶会偷偷给我塞一些钱,让我在路上买吃的,但我连根香肠都不会买,我会把所有钱都省下来做路费和买球票。”


斯拉维亚俱乐部副总托马斯



有一次斯拉维亚去德国踢欧联杯,年少的托马斯想去看球但却没有路费,他只能在路边搭顺风车,遇上好心的司机,就可以带他走上一段,就这样大概走了四百多公里。“我从比赛三天以前就开始出发,终于在赛前赶上了。”托马斯说,当时自己还是学生,时间不是问题,钱是问题,如今恰好反过来了。

托马斯有个两岁半的儿子,每场都会来现场看球。儿子将来要是喜欢斯巴达怎么办?记者问托马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他肯定不会成为斯巴达球迷,但我曾经考虑过,他要是带了一个斯巴达球迷女朋友回来怎么办,那会是个很头疼的问题。”托马斯笑着说。



05 国家和城市的纽带


托马斯在捷克是个常见的名字,在斯拉维亚俱乐部里,就有两个“托马斯”,除了体型略胖的副董事长之外,还有一个年轻帅气的托马斯(Tomas Mastalir),后者有一个中文名字,叫马石力。

马石力曾经在中国读书,在青岛大学读了中文系,因此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在回到捷克之后,前往斯拉维亚俱乐部工作,主要负责对外事务,尤其是与中国之间的联系。“在捷克,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马石力说。

捷克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近年来,中国捷克两国高层互访密切,双方合作也日益深入。中捷两国在经贸、教育、文化以及体育多个领域里深入沟通合作,而足球也成为两个国家重要的纽带之一。




斯拉维亚作为捷克最优秀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从2015年开始,便参与到了中欧足球合作项目当中。2017年,中国足协在布拉格斯拉维亚俱乐部设立中国足球欧洲青训中心,这也是中国足协在海外设立的首个青训中心。在布拉格举办的“斯拉维亚杯”,每年都会邀请中国国家青年队以及来自中国的俱乐部参赛,而斯拉维亚一线队以及梯队,也曾前往海南、昆明等地进行过冬训。

在足球层面,斯拉维亚代表布拉格,而国安代表北京,两支球队也将两个同样富有文化、历史底蕴的首都联系到了一起。

斯拉维亚与国安早在2016年结缘,当时国安梯队来布拉格参加“斯拉维亚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从此之后,双方开始在各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2018年11月19日,捷克甲级联赛劲旅布拉格斯拉维亚足球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中赫集团将投资控股布拉格斯拉维亚俱乐部,成为其大股东,并冠名其主场伊甸园体育场,斯拉维亚球衣胸前广告写着“中信集团”四个汉字。

斯拉维亚与国安之间真正成为了“兄弟俱乐部”,今年年初,两队曾同赴葡萄牙进行冬训,两家俱乐部在青训方面已经开展合作。

如今,走进斯拉维亚俱乐部,到处可见中国元素。位于一楼的球队历史展厅里,有两块专门介绍中捷合作以及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的展板;在通道的球衣展示区中,可以看到巴坎布、比埃拉以及奥古斯托的战袍;在对阵切尔西的欧联杯比赛之前,斯拉维亚将球队座椅全部更换,印有“中信集团”、“中赫集团”的替补席让中国元素又多了几分。中赫集团董事长周金辉亲自到现场观看了这场欧联杯的四分之一决赛。


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的展板



足球,是世界共通的语言,也是沟通的纽带。如今提到捷克足球,除了内德维德之外,斯拉维亚已经成为了被中国球迷所熟知的名字,布拉格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欢迎来到布拉格,看斯拉维亚的比赛。”马石力用流利的中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