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秦升(中)】“不沉稳不行了,别人禁赛论场,我论月,禁怕了”

发表时间:2019-01-30 12:05:29 作者:贾岩峰 来源:足球报

记者贾岩峰报道


是不是球霸要看是不是真的为了球队好。我都到了这个年龄了,我把我能够跟年轻球员分享的经验说一下,没什么不可以的

《足球》:你加盟大连这半年以来,我发现好多次都是你上去制止一些冲突的苗头,以前最冲动的那个你,现在变得最能沉得住气了。是什么让你有了这种转变?

秦升:不沉稳不行了,禁赛真的把我禁怕了。那半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没疯算是不错了。开始我还数着天数,但是数着数着发现还有好几个月,也就不数了。别人禁赛论场,我论月。不踢联赛的日子太漫长了,以前每周都准备比赛,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但是打预备队联赛,就别提了。经常是早晨睡得迷迷瞪瞪的就被拉去比赛了,要是赶上去南方的客场,上午十点那气温就得有三十六七度,站在那喘气都费劲。这还不算,场地情况就更糟糕了,还怕受伤。但是好在后来足协更改了比赛时间,比赛场地,还加了转播,这让预备队比赛质量上来不少。

经过那段时间的折磨,那会儿我烦死了。然后我就告诉我自己,再也不要被禁赛了。

租借到大连一方这半年,你感觉球队能够保级,有哪些是值得总结和继续发扬的?

我感受到比较好的一面,也是这个球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每个人都不想给大连足球丢脸,都不想成为大连足球降级的罪人,在场上能多跑的绝对不少跑,能自己帮队友多跑的,就不让队友帮自己跑。态度是端正的。有了这个基础,哪怕一开始来到中超不适应,但是赢球后信心一点点上来了。当然之前我也说了,我们保级的真大腿肯定是卡拉斯科,他的发挥太重要了。

你来到队里这半个赛季的时间,你又是如何发挥自己作用的?穆谢奎曾说,感觉你不像新人,像来好久的。

我来这里真不是混日子的,而且我是一个直性子,只要我觉得对于保级有好处,需要我说话的,我就说。


你这么说话,不怕别人觉得你是“球霸”啊?

不怕,心里没鬼怕什么。是不是球霸要看是不是真的为了球队好。我都到了这个年龄了,我把我能够跟年轻球员分享的经验说一下,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都不傻,我说话究竟是为了显示自己还是为了球队好,一听内容就都明白了。

我记得有一场比赛临近尾声换了一个U23小球员上来,结果这球员上来没有几分钟就被我说了。我当时为什么说他呢?因为他上来不跑,就站在穆谢奎后面在那等着,盖坦已经来来回回跑了接近90分钟了,结果他不去替盖坦干点脏活累活让盖坦歇会儿,他等着去接应盖坦。我问他,教练派你上来是让你埋伏在穆谢奎后面打反击、靠你进球的?小球员说,不是啊,教练什么都没说啊。我说那你上来打算干嘛?他说我也不知道教练让我干嘛。我说那你就别站着,你去防守,抢球。结果抢了没有几分钟,也抢不下来。来找我了,哥,抢不下来怎么办。我说这样吧,你看对方那个中场总是带球传球,你有劲,你跟着他身边搅和,不让他好好拿球传球和射门,还有几分钟就结束了,你就把这活儿干好就行了。还挺听话,那场比赛后来我们也赢了。那你说,我遇到这种情况,我看见了能不说吗?场上一个对一个,有个不知道上来干嘛的,我们不就少一个人吗?我真的就是为了球队好。比赛结束后我也跟这个小队员说,以后教练派你上来之前你先想想自己能做什么,球队需要什么,尽量挑自己能做的去做,不能被动等着。

在你是小球员的时候,你有没有这样被大哥指导过?

有啊,大哥说得对,就得听着。我记得我在青岛踢球那会儿才十八九岁吧,一上场也懵,上场前就告诉自己,有球赶紧传,千万别在我这丢球,不然教练骂大哥骂。但这样对不对呢?不是很对。因为有时候传球得有目的和合理性,如果一味就只是怕被骂就该不该传都传,一个点有可能影响的是整个队伍的全局。但没办法,很多经验就是要靠职业联赛一点点积累一点点磨出来的。都有被说的过程,但是如果大哥真肯教,真肯听,那是真能进步,因为都是实战中总结的经验。


谁让职业球员是一个高收入群体呢,就注定你得生活在放大镜下,甚至显微镜下,各方面都得受到监督。

《足球》:你觉得在中国做职业球员压力大吗?赢了捧输了骂,会觉得憋屈吗?

秦升:憋屈啥啊,赚的就是这份工资,干的就是挨踢挨骂的活儿,习惯了。谁让职业球员是一个高收入人群呢,这么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注定你得生活在放大镜下,甚至显微镜下,各方面都得受到监督。好的人家不一定能看到,但是一点不好,就会被扩大放大,做了这么多年职业球员,这点事早就看开了。

你当初为什么选择踢球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了呢?

以前没想过。小时候我父母让我学踢球是因为我在幼儿园不听话,总跟老师对着干。所有小朋友都睡觉,就我不肯睡,精力旺盛。后来我去了我姑姑的幼儿园,我姑姑是我老师,我不跟她对着干但也还是不睡觉。后来我爸妈一想,就决定送我学踢球,这踢累了就能睡了,把我多余的精力都消耗掉。

在你印象中,你学习足球的时候,大连足球氛围是怎样的?

我记得老大连体育场没拆的时候,每天都得聚集四五百号人在那里讲球聊球,十几二十个人围一圈,就在那里说。然后踢球的人也多,各种业余联赛特别火,各个地区都有自己的联赛,小孩踢球的也多,放学了都去踢球,家长也支持。之所以说大连人懂球,是因为大连人不是光说不练假把式,大连人是真爱踢球。


在你学习足球的过程中,有什么事情给你留下深刻印象吗?

小时候学踢球挺苦的,不管刮风下雨下雪,什么天气都不耽误,有时候就一脚踩进雪里都看不见脚面,就那种情况也还踢球。掉泥坑里滚满身泥那都不是事。但那时候学踢球的孩子家庭条件都一般,也买不起什么足球鞋,就是穿着什么鞋都有,能踢球就行。谁要是有一双足球鞋,那得把所有人羡慕死。我记得我上六年级那会儿,有个同学,穿着钢钉的足球鞋来上课了,大钢钉走在走廊里特别响,听到声音的都出来看,太羡慕了。那时候谁能穿钢钉足球鞋上学,是最牛的。

说了大连再说说恒大,2018赛季冠军易主,但恒大还是中国职业联赛历史上连续获得冠军最多的球队,恒大能够做到这点,在你看来,有什么特别的秘密吗?

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的,恒大有自己一套管理方式。平时别的小事我就不说了,就说恒大对于亚冠联赛的准备吧,毕竟恒大拿过两次亚冠冠军。你们可能都知道恒大包机啊,然后住好的酒店啊,让球员休息好啊,其实这些都是表面的。恒大打亚冠出去,会带一些保镖,这个国内其他打亚冠的球队我没听说过,你也没有听说过吧?我记得那是我们去打武里南的客场,就有保镖跟着我们同行了,保镖是干嘛的呢?你知道我们在国内经历过什么吗?就是打客场的时候,有人大半夜到我们酒店楼层砸门,半夜睡得正香,一顿猛砸,把我们都砸醒。然后睡着了再来,弄得很烦。为了避免客场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去打亚冠,会有保镖在楼层站岗,这样就没人敢来捣乱了。我们也都能睡踏实了。

恒大一直是外教,对于饮食方面管理是不是特别严格?有没有专门要求你们吃西餐什么的?

这倒没有。其实这些东西,在恒大都不用教练管,这都是管理层就把职业球员该吃什么、该给队员做什么,都研究明白了,因为厨师采购肯定都是俱乐部请的啊,我们就负责吃就行了。我印象中没有什么特别的限制,就感觉吃得比较顺口和舒服,一切都是适合职业球员吃的。其实饮食这个就得靠自己控制,反正恒大竞争激烈程度摆在那,场上一支国家队,板凳上一支国家队,谁都是国脚,你要是比别人胖一斤慢一步,可能位置就没了。人在吃,称在看,体脂在那摆着,能不能跑得动训练一目了然。恒大球员的自律,与俱乐部里面巨大的竞争力有很大关系,一点没有放松的余地。


跟你聊了这么久才发现,你这说话慢条斯理,语态也平和,跟场上的你完全是两种风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呢?

足球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啊,对工作和生活不可能是一个态度吧?工作得完成任务,得拼,得喊,得拿出所有的力气,生活,尽量让自己舒服,场上已经喊得够多了,场下没必要了啊。其实球员都是一个比较简单的群体,我们就是踢球和生活,就说大家嘴里的恶人,李建滨,他跟我关系特别好,他也是这样的人,场上跟疯子一样不要命,场下像个大姑娘,不爱说话,就跟我话还多一点,跟别人话特别少,不知道他踢球的都怕他受欺负。有时候大家总把球场上的我们和生活中的搞混了,真不是这样。

其实我注意了一点,你看看评出的这几大恶人,是不是都是中后场的?防守为主的?你看前锋前腰边前卫怎么没有恶人,因为他们都是进攻的,我们是防守的。防守肯定得凶悍点,不然对手不怕你。进攻失败了可以再来,防守失败了比赛就输了,所以防守球员容易被说成恶人。那以前加图索还被叫屠夫呢,国外好多后腰还被称为中场绞肉机呢,反正就是球过人不过,人过球不能过,最好人球都不能过。我们这几大恶人,其实还有个共同点,就是胜负心都很强,有时候控制不好情绪就容易冲动,这点是必须要总结的,我随着年龄增长,尽量让自己不能感情用事,踢球风格凶悍归凶悍,但是脑子不能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