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秦升(上)】“我防外援会想办法让他斗气,盖坦完全不吃这套”

发表时间:2019-01-30 12:04:27 作者:贾岩峰 来源:足球报

记者贾岩峰报道

2018赛季,大连一方保级成功,有一个球员的加盟至关重要,他就是秦升。秦升回到大连并不是为了高薪活着更安逸的生活,相反,他是对自己职业生涯发起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很多人称呼秦升为教授,这是玩笑,但通过和他的交流,记者感觉到,他的理解和言论,有成为教授的绝对可能。


我得给我的孩子、家人还有我自己,以及支持我的球迷证明,我的名字值得被这座城市记住。

《足球》:回顾一下,2018年中期为何选择离开申花,回到大连?

秦升:如果不是因为周总(周军)的邀请,我不可能离开申花,来到大连之后,经过这半年与队友和球迷的相处,让我愿意扎根下来。

离开申花有没有觉得惋惜,毕竟你在那里进过亚冠,拿过足协杯。

会有不舍,其实从生活便利上来说,留在上海对于我孩子的入学是最便利的,但不是有那句话吗?人生忠义两难,我感谢申花给了我一个让我重新证明自己的平台,感谢所有曾经支持过我的上海球迷。

你回来大连,周军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是吗?有人很自然地把你算作周军一派的。

周总最烦的就是小团体,无论是在申花还是大连,要是发现谁在队内搞拉帮结派,他第一个就处理这样的球员。我之所以愿意这么跟着他,是因为他总是能够让球员对俱乐部有归属感。可他不喜欢我这么表达,他总是告诉我,你别感谢我,你得感谢投资人,你最该效忠的也是投资人。

他说的没错啊。

我肯定会效忠投资人的,周总代表的也正是投资人的利益,要不然他凭什么能在申花做那么多年,然后还被大连挖过来。老板和球员有时候就像买家和卖家,有人不是说吗,买卖两条心,但周总就总是能把买卖弄成一条心,让我们所有人都心甘情愿为投资人效力——只要我签下合同,我必须好好踢,人要脸树要皮,到了我这个年龄,就更应该做一个把个人名誉看得比金钱重要的人,这叫什么?叫格局。我得给我的孩子、家人还有我自己,以及支持我的球迷证明,我的名字值得被这座城市记住,这就是我给未来的打算。


你来大连,很多人觉得跟在申花与吴金贵指导的冲突有关,现在能解密那段冲突到底是什么回事吗?

我这人的性格从小就是非常争强好胜的,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我都想赢,不赢我就难受。我记得那是一次分组对抗,每方10个人加一个自由人,一共22人。当时对抗的规矩是只要某一方传球率先达到50次,就记1分。这里面有一个规则,就是普通球员传给自由人算一次传球,但是接自由人传球不算一次。当时应该是唐导(唐田)和毛导(毛毅军)负责给数数,唐导负责我们这组。当我们踢完第一轮下来,我发现唐导查数查得不对,我们给自由人传得球他没算里面,当时我就提醒了一下,唐导说他没在意。然后又开始踢,第二轮踢完了,我们又输了,我发现唐导还是把我们跟自由人之间的传球排除在外了,然后我就去唐导说这件事,我说要是总这么查,我们会一直输下去,不公平。就在说这个的过程中,吴导突然大声说:“秦升你下去,你别练了!”当时我就懵了。我都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我其实就是不想在训练中总输,跟唐导沟通一下规则。从小到大我没有被教练这样当场从训练中轰下去过,感觉面子上过不去,情绪当时也挺激动的。其实就是很简单一点小事,根本也谈不上什么冲突。

现在回想起来,你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冲动?怎么控制不住自己呢?

那时候我刚刚从禁赛期中解禁出来,整个人的情绪可能还处于比较焦躁的状态,就总想赢、总想证明自己。可能当时吴导站得比较远,他以为我跟唐导争执或者不尊重唐导吧,其实我没有,唐田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哥,我们都很尊重他。误会,这个误会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

后来吴导是不是又找你谈话和沟通了?和解了对吗?

是的。那天训练结束后吴总(吴晓晖)和周总一起批评了我,认为我在训练中有好胜心是可以,但是必须注意方式方法,让我给吴导道了歉,然后这事也就这样了。

你在申花拿了足协杯冠军,这是你跟申花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了吧?现在回头再总结这个足协杯冠军,你觉得申花夺冠的因素都有哪些?

各方面因素很多,有我们球队的实力,有一定的运气,同时也离不开上海申花广大球迷的支持,因为感觉不管在哪里踢,上海就是申花的全主场,至少给我这个感觉。另外杯赛有时候偶然性会大一些,如果说申花跟上港平时交手连续打五到六场,那肯定是上港胜多申花胜少。但杯赛偶然遭遇,尤其是我们跟上港其实还有一些渊源,就是我们两支队里都有来自根宝系的球员,不同的是留在上港的基本都是一些“乖孩子”,加盟申花的都是一些淘气的“坏小子”,这些坏小子身上有一些“匪气”,他们也想证明自己,加上我们那年其实在对浩克的限制上做得很好,也就赢了。


盖坦特别职业,训练态度很积极,而且愿意跟中方队友主动配合,比赛态度也好,不埋怨,任劳任怨。

《足球》:若论“匪气”,很多人说你才是真正的“匪气”,毕竟你是“四大恶人”之一,说你下脚黑,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呢?

秦升:还真不是。我是踢后腰的,踢球不凶悍肯定不行,要不然对手根本不怕你。但我上场踢球其实心里是有数的,对待跟我同一位置的,要是碰上了,很多二分之一球我都会稍微注意点,对待国内球员我也是这种心态,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把谁踢伤了都不好,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防守老外的时候我可真不惯毛病,该拼肯定不收。但防守外援有时候是这样,并不是说你想踢人家就能踢到,有时候你不想踢反而踢到了。就像二哥(孙祥)和登巴巴那事,在我看来纯属意外,你让他故意踢他未必能够踢那么准,因为当时我就在附近,都吓傻了。

登巴巴受伤那一幕给你什么感觉?

我再也不想看到那一幕了,太吓人了,太惨了。但是当时我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登巴巴一定能够恢复,因为他不管是个人意志还是身体,都特别坚强。以前我们周末打联赛的时候,比如要是周六晚上比赛,周五上午球队一般休息,下午简单动动球,但是登巴巴永远会在周五上午给自己来一堂健身房大力量课,一直不变,然后第二天比赛状态特别好。他们的训练方法我们是承受不了的。所以我就想,他平时这样积累,对于身体尽快恢复肯定是有好处的。

你这走了这么多球队,也见了那么多外援了,有没有哪个外援的哪个习惯是给你印象很特别的?登巴巴这算一个,赛前大运动量练习体能,还有别的吗?

盖坦。他对待比赛的态度和风度我真是服了。去年我还在申花没来大连的时候,我们主场打大连,我就负责盯防他。我记得有一次抢断,我下脚挺重的,把他踢倒了。然后我就等着他起来跟我发火,然后我也会冲他吼,来呗,谁怕谁,我就这样。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盖坦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没理我,走了。倒是卡拉斯科有点急了冲过来了。这样的外援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盖坦很快继续投入比赛了。

其实有时候我这样去防守外援,也是一种策略,跟他们斗气,让他们失去理智,我不是真的奔着伤人去的,但是盖坦就完全不吃这一套,而且什么都没说,这后来弄得我这别扭,你说还那么踢他吗?好像不合适。不踢,不狠,防不住。盖坦这招弄得我有点不会了,挺高明的。

等到下半年我租借到大连,我们在西班牙拉练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让翻译告诉我,这小子我认识,下脚狠踢过我。我以为他当场就忘了,合着他还是记得的。但是后来我们相处得很好,盖坦特别职业,训练态度很积极,而且愿意跟中方队友主动配合,比赛态度也好,不埋怨,任劳任怨。


有人把盖坦和孔卡放在一起比较,认为好像还是巅峰时期的孔卡强一些,盖坦好像进球没有孔卡多。你跟两个人都踢过,你觉得两人谁更强?

我觉得好像这么比不合适吧,两个人的平台首先就不一样。如果把现在的盖坦放到当年最辉煌的那个广州恒大,我觉得他进球也会更多。你让巅峰时期的孔卡来带上赛季的大连队,应该也会很吃力。他们两个都很出色。但是那时候广州恒大比国内的其他球队高出都不止一个档次,战术就是中国人防守,前场把球都给三个外援处理就行了。后面防守还有金英权带着,前面肯定是更强,因为孔卡根本就不用考虑防守的事情,但是盖坦肯定不行,他任务多重啊。

中超还有哪些外援是让你觉得防守起来特别头疼的?

让我想想,别的队的有那么几个,比如说重庆的小摩托,以前华夏的热鸟和长春亚泰的马里尼奥,还有河南建业的巴索戈。对,就巴索戈,这家伙太变态了。他是我觉得最不可理解的,人吧,那么壮,但是速度又奇快,他一直是最让我想不通的,块头和速度怎么能那么组合的一个外援,基础条件逆天反人类,违反自然规律。巴索戈这个球员是真不错,但是感觉他2018似乎跟伊沃在战术体系中作用有点重叠了,巴索戈我觉得他还能踢得更好。

但如果说厉害角色,我还要提下我们队的卡拉斯科,2018赛季他有几次突破,真是完全不讲理,客场打权健,主场打富力,最厉害的就是最后一场保级战,一对四,愣是把球摘出来传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