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东京“震撼”中国足球

发表时间:2018-12-20 04:19:24 作者:陈永 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上海报道 在接到邀请拿出PPT的时候,FC东京规划部部长小林伸树有些“纠结”:“这可是我们俱乐部的保密资料。”随后中国足协的人士发现,这些PPT显示都是加密文档,尽管大部分内容都可以通过公共渠道获得,但全面展示FC东京的战略和发展规划,这份PPT的价值仍旧是颇为巨大的。
12月18日上午,当小林伸树在研讨会上展示和讲述的时候,现场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真实的展现,且小林先生也言之有物。”一位俱乐部人员散会后这样表示。
一份简单的PPT,加上小林伸树的讲解,日本足球的发展轨迹,透过FC东京的发展也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FC东京并非J联赛传统豪强但很典型
J联赛始于1993年,仅仅比中国联赛早一年的时间,但FC东京进入J1的时候已经是2000年了,在此之前,FC东京的前身叫东京燃气FC,这是一家有着六十多年历史的业余俱乐部,1998年10月1日,FC东京职业俱乐部成立,2000年进入J1联赛,但2010年不幸降级J2。
不过,在J2,FC东京仍旧创造了一项神奇的战绩:作为二级联赛的球队,FC东京获得了2011年天皇杯的冠军,而当年,他们也如愿杀回J1联赛,并于2012年出战亚冠联赛,当时FC东京和北京国安分在一组,客场他们1比1战平国安,主场3比0击败国安,随后晋级亚冠16强,但在1/8决赛中,FC东京客场0比1不敌广州恒大被淘汰。
FC东京的主场是位居东京都调步市的味之素体育场,这座体育场很多球迷都非常熟悉,因为2012年和2016年的亚冠,北京国安和江苏苏宁都曾经来到这里比赛,2016年淘汰赛阶段,上海上港也曾经来到这里,2017年的东亚杯比赛比赛场地同样是这里。
“我们没有获得联赛冠军,只获得过一次天皇杯冠军,就是足协杯,还有两次纳贝斯克冠军,也就是联赛杯,到现在为止,FC东京最好的成绩是2003年和2005年的联赛第四,2012年和2016年进入亚冠16强。”说这些话的时候,小林伸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面对的是中国所有的职业俱乐部,其中不乏获得多次中国联赛冠军的豪门球队如广州恒大、山东鲁能等。
“我也不知道我所讲述的这些能否给中国足球带来帮助,但我会尽可能展现FC东京的方方面面,希望能够给中国足球带来帮助。”小林伸树表示。
一个从来没有夺得职业联赛冠军的球队却获得中国足协的邀请,其实绝非偶然,而是FC东京的发展之路即便在日本足坛都是让人极为敬佩的。
一个不依赖母公司的职业俱乐部
首先一点,即便FC东京从来没有拿到过J联赛的冠军,但他们仍旧是J联赛极具影响力的一家俱乐部,在2017年度,FC东京的平均入场人数是26490人,在J联赛仅次于浦和红宝石。
在2017赛季,FC东京的经营规模在整个J联赛位居7,中上游水准,45.88亿日元(不到3亿人民币),不过,FC东京和第二名的神户胜利船,差距只有3亿日元左右,领先第八接近6亿日元,这意味着,第二名到第七名(神户胜利船、鹿岛鹿角、川崎前锋、大阪钢巴、横滨水手)其实规模极为接近,这些球队同样是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
不过,FC东京最让人钦佩的一点便是,他们并非像中超俱乐部或者部分J联赛俱乐部对母公司依赖性极强,FC东京拥有非常独特的“不依赖特定母公司的经营体制”,俱乐部没有持有控制权的特定母公司,其股东高达372家,其中7家俱乐部大股东组成董事会,作为核心支撑经营体制。在这次会议上,小林伸树也用图表的形式给出了FC东京的80多家股东。
没有核心股东,意味着他们很难从股东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所以FC东京一直努力提升经营水平,“甚至连胶带、绷带、营养保健品等等,如果有赞助商给我们,我们也会非常高兴,这一切都是我们控制支出的有效手段。”小林伸树说。他更是讲述了2010年年底FC东京降级的故事:“降级之后,俱乐部面临危机,俱乐部此时作出了两个决定,第一是向球迷道歉,我们向球迷承诺,我们明年不会降低球票的价格,但明年我们一定会冲回来。”同时,我们向所有的股东表达了决心,希望他们不要降低对我们的支持,维持我们在J1联赛的投入水平,明年我们一定会冲回来。”最终,除了十多家股东稍稍降低了支持之外,其他股东都没有削减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也最终实现了承诺,在重回顶级联赛的同时,也拿到了天皇杯的冠军。
FC东京2017年拥有年票会员球迷9454人,这是核心团体,球迷会员33718人(其中包括21683人是付费会员),此外,足球学院的学生有4200人,在东京都内有21处足球学院。“我们的口号是打造深受球迷爱戴的球队。”小林伸树说。
在演讲中,小林伸树详细介绍了FC东京在赞助商服务、球迷服务方面所做的努力,包括体育场周边服务及饮食等,让体育场综合游乐化,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减员节流,以保证俱乐部的运营。
目标:把球员薪酬比例降低到30%以下
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是俱乐部财务控制与管理,小林伸树的讲述无疑深深切合主题,此时,他也介绍了FC东京的收入和支出情况。
“首先一点,我们没有任何负债。2017年的俱乐部收入情况如下:赞助商收入42%,门票收入25%,联赛分配金12%,足球学校相关收入10%,专卖品收入6%、转会费收入3%、球迷俱乐部收入2%。”小林伸树介绍说。其中,变数较大的是转会费收入,2017年仅有3%,但有的年份则会比较高。
支出比例则是:一线队人员工资38%,足球学校相关费用14%、比赛运营费13%,事业运营费8%、队伍运营费8%,工作人员工资7%,专卖品制作6%、球迷俱乐部经营费1%,其他5%。
中国足协的薪酬帽初步规定:2019年,球员薪酬总额比例要降低到65%,2020年要降低到60%,2021年降低到55%,但显然,即便是2021年的比例,仍旧远远高于FC东京。
小林伸树在讲述中国俱乐部的时候忍不住说:“中国俱乐部太有钱了,但2018年度我们整个联赛有了更好的赞助商,我们的收入会进一步增长。”
在提问环节,小林伸树进一步介绍了FC东京的目标:“我们此前的球员薪酬比例比较高,但从2013赛季开始,俱乐部开始有意识控制球员的薪水,而在未来,一线队员工资要控制在俱乐部预算的30%以内,如果不能做到,俱乐部可能就会出现财政赤字。”
2005年亚冠的时候,时任鲁能总经理董罡把鲁能和伊蒂哈德的比赛称作“5000万对5个亿之战”,当时日本的收入情况比现在差不了太多,意味着FC东京的投入至少是鲁能的两三倍甚至更多,但现在,中超投入最高的俱乐部投入几乎达到了FC京东的10倍。
青训和海外发展助俱乐部造血
在小林伸树看来,FC东京最引以为豪的就是俱乐部的青训:“我们的足球学院在日本俱乐部中是最好的,到目前为止,足球学院培养出了76名联赛选手,同时,以向海外转会为主的转会费保障了俱乐部经营,像长友佑都、中岛翔哉、武藤嘉纪都是由我们培养出来输送到欧洲高水平俱乐部的,而FC东京也因此获得了不菲的转会费。我们是一家培养型的俱乐部。”
FC东京的模式是:发现、培养有潜力的选手,然后通过良好的环境,包括教练员和训练设施让选手得到训练,每周参加激烈对抗的比赛,进而培养选手,在联赛中争取冠军,努力成为亚冠冠军,然后周而复始,其中,当俱乐部选手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他们的目标便是走向世界。
在提问环节,有人问及留洋球员和日本国内球员的收入差距,以及日本球员如何看待留洋,小林伸树表示:“FC东京的几名留洋球员在出国踢球之前已经是J联赛的顶薪球员,年薪大概在5000万日元左右,大约人民币300万左右,但在留洋之后,他们的薪水可以达到他们在J联赛的10倍左右。但是,日本的球员前往欧洲踢球绝不仅仅是为了薪水,他们更在意如何提高自己的水平,所以日本J联赛一直有源源不断的球员去欧洲联赛踢球。”
在中超,一名球员的薪水加奖金,完全可以达到3000万级别的收入水准,而在欧洲,他们的收入肯定远低于日本球员,这种倒挂的情况也让中国的球员根本无意于出国踢球,尽管日本球员有提升自己的主动意识,但经济因素,也就是巨大的收入差距仍旧是非常重要甚至是主要的因素。
这一点,其实也为中超薪酬帽的制定提供了坚实的依据。
一个启示:FC东京二队参加J3联赛
在FC东京培养年轻选手的模式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FC东京俱乐部二队参加J3联赛。
中国足球在多个环节上都存在重大问题,目前,青训正在快速发展,但在青年队员成长为职业球员的过程中仍旧存在很多限制,为此足协不惜出台U23政策,包括组建U25国足集训队等等。其实,一直以来的呼声就是,让中国顶级俱乐部的二队参加低级别联赛,进而帮助18到23岁的球员通过真正残酷和对抗激烈的职业联赛得以更好地成长。
这一点,欧洲的多个国家都拥有完善的体系,在亚洲,日本同样是先行者。
1993年,J1联赛创建,1999年,J2联赛正式确立;2013年,J3联赛创建,并于2004年举办首届赛事,2015年年底,J联赛理事会允许J1和J2联赛的U23球队参加J3联赛。当时,FC东京、大阪樱花和大阪钢巴是最早被允许参加J3联赛的三支球队,这也展现了FC东京的青训实力。
在J3联赛创建的时候,JFL成为日本第四级联赛(半职业),中国足协目前全力发展的中冠联赛也是这种性质,甚至中国足协有意完成中冠联赛的职业化。
日本青训的支撑是完善的校园足球体系,包括小学、中学和大学,当然也包括俱乐部的梯队,更重要的是,学校的教练水平和梯队教练水平极为接近,甚至薪酬待遇都非常接近,但即便拥有完善的校园足球体系,日本仍旧通过低级别联赛为高级别联赛培养优秀的年轻球员,对于目前青训体系尚不完善的中国足球来说,青年球员原本缺乏更好的平台,此时,让中超、中甲球队参加乙级联赛,已经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