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错过就步步错

发表时间:2018-12-10 13:48:24 作者:白国华 来源:足球报

踢完全运会,东亚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直至被上港集团收购,最终在2018年问鼎中超,这时,离那场决赛已经快十年了。
而这些年,广东全运队,或者叫日之泉的队员们,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其实,经历几年打拼后,这支队伍,已具备了冲超的实力,或者说,他们本来可以走上跟东亚一样的路,但阴差阳错间,咫尺天涯。
2011年,富力有意收购日之泉,毕竟,富力老板张力在广州长大,有着浓厚的南派足球情结,而这支日之泉,根正苗红,是再适合不过的收购对象了。
曹阳至今仍记得当初一位跟他相熟的朋友传话,“有一个好消息,但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富力想收购日之泉,坏消息是,收购了以后,曹阳可能下课。曹阳笑着说:“我下课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这支队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前途。”
作为俱乐部的老总和球队的主教练,曹阳希望自己的弟子也能早日升上中超的平台,后来该消息被证实,富力出价2000万收购日之泉,他们甚至可以提高到3000万,但他们的报价,被林勤拒绝了。
最终,富力从金德手中收购了当时的深圳凤凰,日之泉,就这样和机遇擦肩而过。
更巧合的是,这一年,日之泉和富力的冲超大戏,几乎缠斗到了最后一刻。2011年7月3日,在日之泉的主场广东省人民体育场,他们在领先的情况下被富力逼平。
“那场比赛前,我们领先对方4分,如果赢了就领先7分。这种情况下,对方冲超的心气也就停了,但没赢,给了对方信心,最后在下半年,他们加大投入,最终冲超成功。”曹阳说。
那一年,富力排名第二,日之泉排名第三。如果赛季初就被富力收购,又或者那场比赛踢得再好一点,那么日之泉在2011年也就冲超成功了。
而他们的竞争对手,东亚在一年后,也就是2012年,冲超成功。
错过了2011,还有2013,当时,最后一轮仍有冲超希望的日之泉,在佛山世纪莲球场0比1输给重庆FC,再次以赛季第三名的身份结束了整个赛季。
两次错失冲超机会,曹阳说:“没进入中超,有多方面的原因,但当时如果俱乐部能够再加大一点投入,我想这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叶伟超说:“如果当年投资人有更高、更长远的想法的话,我们这批人会有更好的机遇。”
作为投资人,林勤的风格一向是量力而行,步步为营。接手球队,包括征战中乙以及头几年在中甲站稳脚跟,日之泉的花费并不太大,但真正需要咬牙冲中超的时候,林勤的犹豫也是可以想象的。
进入中超,投入是几何倍的提升,怎么办?
广州已是恒大的天下,就算冲入中超,又该怎么办?
最终,林勤选择了退出,2014年11月28日,广东省体育局同意日之泉足球俱乐部西迁申请,俱乐部产权100%归陕西所有,从此再无“广东日之泉”。
2014年12月14日,日之泉俱乐部正式易名为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但2015年1月31日,中国足协网站发布了《关于公布2015年中甲联赛参赛俱乐部名单的通知》,该通知中,并没有陕西五洲俱乐部的名字,这意味着球队无缘2015中甲。
这里摘录一下当时转让失败时,日之泉很多队员面临的窘境:
球队注册中甲失败后,为了能够稳住军心,陕西五洲方面在今年1月22日开出了一份“承诺函”,书面保证一定会补齐欠款,并让球员打上中乙。队员杨斌说:“我们那时已经做好了打中乙的准备,陕西那边也说一定没问题,肯定让我们踢上比赛。”
遗憾的是,承诺函很快成了一纸空文。球队前助教冯峰表示陕西五洲俱乐部就像一个空壳,他说:“陕西那边一直没有一个具体的负责人,队员们有事也根本不知道找谁,球队的具体安排也没人负责。”残酷的是,即便是打中乙,陕西五洲仍然未能通过注册,承诺一定会补齐的欠款也一分钱都没有发。
冯峰透露,直到现在,仍有部分球员的参赛证被扣在陕西那边。球员为了自己的生涯,只好向中国足协申报“参赛证挂失”。仍然对陕西方面抱有幻想的球员,则直到转会期截止前才不得不接受“失业”的现实。冯峰表示,这场闹剧对球员伤害最大,“这是两家俱乐部转让不畅造成的,却让很多球员承担了后果,对球员来说,突然中断踢球对职业生涯真的很不利。”
目前,还有十几个球员没能赶上转会期而“待业”。杨斌说:“我们现在就是等待夏季转会窗,争取能找到球队,先踢上职业联赛再说。”杨斌现在仍是广州体院的学生,他用随校队训练的方式保持状态,涂小朗选择在天河体校当少儿教练,而梁华、黄成帅等许多球员,只能暂时在业余赛场打拼。也有部分球员“曲线救国”,如崔宁和黄浩轩这段时间正积极筹备赴希腊踢球。
关于日之泉西迁陕西却又离奇地未能获得注册的事情,现在仍然有很多谜团——只不过,对于这批队员来说,曾经属于他们一起奋斗的芳华,这一刻彻底结束了。
广东日之泉,已经成为一个历史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