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同一起跑线上,上海广东足球九年交集与错过

发表时间:2018-12-10 05:46:58 作者:白国华 来源:足球报

从走过的路看,当年的东亚和日之泉,几乎每一步都相同。
2006年,徐根宝的东亚开始组队,参加中乙,2007年,他们冲甲成功;2007年,同样的目的,当时广东全运队的主教练找到以前合作过多年的日之泉老板林勤,“我们也组队从乙级联赛开始”?
这是双赢的事,广东队需要比赛锻炼,而林勤接手这支队伍,也花不了多少钱,毕竟还有广东省体育局在全力支持,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日之泉那些年从来没有断过跟足球的联系。后来,林勤不无得意地说过一句话,“重新搞回足球,我们水的销量起码增加了30%。”
体育局出球队,赞助商出钱,这不是什么稀奇的模式,但在当时,也仅有几个地方可以实现,毕竟当时的中国足球,正在谷底,根宝找到东亚,曹阳找到日之泉,那是因为根宝有面子,日之泉有传统。
2008年,日之泉也冲甲成功,他们比东亚,仅仅晚了一年,但过程都一样,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乙级到中甲的转变。
两支“从小打到大”的队伍,开始在两条战线上竞争,中甲平台,全运会舞台。
叶伟超说:“像以前张琳芃、姜至鹏、武磊、汪佳捷、吕文君、颜骏凌这些队员,我们这批队员在U15的比赛时就开始交手,每年至少有两次比赛的机会,很熟。”
双方的实力如何,心知肚明,他们的确是89/90年龄段国内最强的两支队伍,事隔多年,曹阳给了两支队伍中肯的评价,“从队员的能力来说,即使是当年,我也觉得上海的这批队员比我们要强,但如果从准备的角度看,我们对2009年全运会的准备更加充分,可惜了,那场决赛……”
2009年,对于两支志在夺得全运会冠军的队伍来说,几乎是命运的分水岭。
这一年,东亚“心有旁骛”,他们既想在中甲取得不错的成绩,又想把最好的状态留到全运会上;而日之泉则不同,联赛纯粹是为了锻炼队伍,他们所有心思,都在7月的山东全运会上。
要全运会上夺冠,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首先,山东是东道主,整个代表团的策略很简单,凭借东道主的优势,要把老大广东代表团拉下马,而足球,金牌一块当三块,自然是重中之重。在赛程编排上,按照当初的预计,广东和上海会在半决赛相遇,两虎相争后,自然有东道主在决赛等着他们,孰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突发的斗殴事件,让东道主的精心策划完全落空。
C组的最后一轮比赛中,北京3比1战胜天津。天津在比赛中被罚下了3名球员,赛后,几乎所有队员都参与了追打主裁判的“行动”,替补队员12号赵世桐狂追当值主裁判何志彪近100米。因为这一斗殴事件,组委会取消了天津的比赛资格,但奇怪的是,小组赛积分榜没有被重新厘定。但根据这个从来不存在的积分榜,C组重庆、北京、上海三队均为一胜一负,净胜球都是0,根据总进球数排名,小组第一为北京,第二位上海,第三为重庆,又因为B组第3名湖北与C组第3名重庆积分相同,通过抽签,重庆晋级。
本来按照预计,上海应该是这个小组的第一,但他们变成了第二,于是东道主山东和上海在半决赛就遇上了,双方进入点球决战,上海进入决赛;另一个半区,半决赛中,广东同样依靠点球淘汰了辽宁。
大概是上天有意安排这样的剧情,一定要让这两支队伍来一次宿命般的决战。
这场决赛前,双方那一年已进行了3次对决。全运会第一阶段预赛,上海在广东赛区就曾以1比0小胜,而在中甲中,日之泉在主场4比2获胜,客场0比1输球。
但这场大雨中的决战很快就失去了悬念,场地泥泞。第16分钟,两队球员在中场进行拼抢,广东队谭宾凉和上海队张萌祺同时倒地,谭宾凉倒地后有一个附加动作,主裁判万大雪直接出示红牌将他罚下场,广东队刚开场就少打一人。最终凭借张琳芃、吕文君和战怡麟的进球,上海3比0完胜,时隔26年,再次夺得全运会男足金牌。
万大雪,2011年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时,公诉人起诉他收受贿赂总计94万元,其中全运会上海队对垒重庆队和广东队的两场比赛,担任主裁判的他,共收受上海市体育局足管中心45万,这两场球,上海分别以2比1和3比0取胜,并最后夺取了冠军。
不仅如此,他还执法了广东队对北京队的八强比赛,广东队以1比0取胜。赛后,广东足管中心“孝敬”了10万。
回想起这段历史,让人哑然失笑,两支队伍决战,营造的居然是这样一种环境……
上海《新民晚报》后来回顾了那场全运会决赛,“这场雨战开场不到20分钟,万大雪就出示红牌罚下了一名广东队球员,从正常角度来看,这样的判罚的确过严。本来势均力敌、却过早缺少一人的广东队,只能改变战术全线回收防守。结果,人数占优的上海队下半场连进3球,最终以3比0大获全胜。现在来看,万大雪的执法有不小的疑问。”
这场决战,以上海的获胜告终,他们赢了至关重要的第一回合,当然,从职业发展的角度看,这可能并非是决定性的,因为队员们当时才20岁,留给他们的时间,还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