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希望,喧嚣中灭亡

发表时间:2018-11-13 12:27:25 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李坤报道 阿根廷球迷对洲际大赛上的“超级德比”一点都不陌生,博卡青年和河床两队此前已经在洲际赛事上交锋过28次,也是博卡青年以10胜10平8负的成绩稍占上风。从1966年至今,解放者杯上两队就踢过24次,1966年首次遭遇,两队在两轮小组赛踢了4次,最终是河床杀入决赛。1977年、1978年和2000年,都是博卡青年淘汰河床,最终问鼎冠军。1986年、2015年的解放者杯,以及2014年的南美杯,风水轮流转换成了河床淘汰博卡青年,最终问鼎冠军。不过此前两队至多只是在半决赛狭路相逢(1978、2004年,以及2014年的南美杯),如今在决赛一争雄长,能踩着死敌的尸体捧起奖杯,盛况自是空前。
对于两支深陷财政危机的阿根廷豪门来说,这都是1场输不起的决赛。虽然河床曾在2014(南美杯)和2015年(解放者杯)连续获得洲际冠军,2016和2017年还蝉联了阿根廷杯冠军,球队毕竟已有4年未曾在阿根廷国内联赛折桂。而且,解放者杯头衔(3次)也远远落后死敌博卡青年(6次)。博卡青年虽然最近4年拿到3个联赛冠军,可上次问鼎洲际冠军还是遥远的2007年,6年前在解放者杯决赛输给科林蒂安之后,球队在洲际赛事就一直没有突破。无论谁获胜,都将在短期内力压对手一头。
巅峰背后是无尽黑暗
代表阿根廷最高水平的两支球队,却无人入选最新一期阿根廷国家队大名单。
作为阿根廷最负盛名的两大豪门,河床与博卡青年早已失去了昔日“球星孵化器”的风采。河床近年大量出售新人,球市收益颇丰,博卡青年最近10年出售球员身价在千万欧元以上的只有3人——卡耶里、本坦库尔和去年到中超淘金的老将特维斯,上1位能卖出更高价格的球员是2008年初加盟瓦伦西亚的巴内加(1800万)。他们当中能立足五大联赛的已不多,更遑论可以在豪门站稳脚跟者。
相比1982年就能创造千万欧元价值的马拉多纳,世纪之交的科洛奇尼、萨穆埃尔、帕勒莫、里克尔梅、特维斯、加戈等名将,如今的博卡青年星光零落,仍然在依靠老将加戈、特维斯和萨拉特吃老本。目前博卡青年队内,即便是阿根廷国家队临时教练斯卡洛尼全面考察新人,也都很少能有人入围国家队,可知球队的成色如何。
最新1届阿根廷国家队大名单,博卡青年和河床均无人入围,不过河床至少还有梅尔卡多、马玛纳、佩泽拉、莫里、佩雷拉、拉梅拉、小西蒙尼,以及因伤落选的门将阿玛尼、G·马丁内斯、帕拉西奥斯撑腰,形成国家队依旧庞大的河床系。博卡青年只有目前效力圣彼得堡泽尼特的帕雷德斯,以及因伤落选的边锋帕翁可以遮羞。
河床虽然出售不少新人,可他们却很少能在五大联赛立足,并在豪门证明自己。最近8年河床从球市获益1.58亿欧元,遗憾最近1个成就世界级名声的球星,还是9年前离队的法尔考。拉梅拉、佩雷拉、兰齐尼、奥坎波斯、莫里、克拉内维特、佩泽拉、马玛纳、小西蒙尼、阿拉里奥、德柳西和萨拉齐等人,几乎都没能在各自的球队里站稳脚跟。
最近这10年,河床和博卡青年都经历了空前的低谷。河床7年前惨遭降级,博卡青年一度4年没有重量级冠军,最近3年在谢洛托带队下,才恢复元气,可依然面临空前的财政危机。为了竞争冠军。最近5个赛季博卡青年在球市的投资都超过1000万欧元,合计耗资将近7000万欧元,几乎全靠同期球市收益埋单,俱乐部积欠的债务并无任何减少的迹象。
南美重镇全面停摆?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表示自己不愿意看到这场超级德比在解放者杯决赛上演,因为失败方需要20年来消除这段回忆。
河床与博卡青年会师解放者杯决赛,是否在某种意义上宣示着阿根廷足球的重新崛起?至少目前,人们还看不到这个迹象。从1997年以来的解放者杯,巴西球队拿到10次冠军,另有8次进入决赛,两项统计几乎都占半壁江山。阿根廷算上今年也才是第8个冠军,此外仅有3次进入决赛。近年巴西足球在解放者杯上的低落,与巴西经济走下坡路有极为密切的关系,而阿根廷足球在解放者杯上的表现回勇,背后并没有来自更多经济层面的刺激。
人们应该还记得上次两队在解放者杯遭遇的情景吗?博卡青年的极端球迷在球员通道上挖洞,向河床球员喷洒辣椒粉,导致河床4名球员被送往医院救治。当时,情况最严重的是彭齐奥和凡吉奥尼,队友们向他们的眼睛浇水,根本无济于事。如今在英超效力的莫里对着电视镜头大喊:“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在燃烧,这不是战争,这只是足球比赛。”最终比赛被裁判提前结束,博卡青年被淘汰出局。
这次,虽然比赛因大雨推迟了1天,阿根廷总统马克里还是强调自己非常不愿意看到这场超级德比在解放者杯决赛上演。他的态度代表了整个阿根廷,因为这场德比谁也输不起,失败的一方需要至少20年来消除这段回忆,因为捧杯一方的球迷会在所有场合和时段都不断提醒对手,自己是胜利者,这会让阿根廷社会陷入至少3周的全面停摆。马克里曾是博卡青年俱乐部主席,深知这场比赛意味着什么。
在阿根廷,有大约70%的球迷是两队的粉丝,意味着这2场决赛是无可争议的全国性事件。阿根廷安全部门的估计,这两场比赛需要的警力比日常联赛的超级德比至少要翻倍,即便如此也都很难保证可以让全国能平安度过这3周。夺冠与否,对于阿根廷而言已不再是单纯的庆典,因为同时也意味着另一场波及全国的灾难。相比之下,7年前河床降级引发的震动,看上去更加小儿科了。阿根廷足球尚未走出几乎长达30年的泥淖,这个解放者杯的冠军奖杯,与本世纪此前博卡青年拿到的那4个,以及其他4个一样,也不会带给阿根廷更多的改变。只有喧嚣,并无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