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外:从标配到被牺牲的群落

发表时间:2017-11-09 08:00:00 来源:足球报

  就整体而言,因为外援新政的实施,首先影响到的就是外援的出场数据,一些外援也因此坐在了冷板凳上,比如曾被封为“天体之神”的埃尔克森。

  不过,面对新政受伤的不止埃神,还有失去政策保护令的“3+1”中的“1”———亚外群落。

  尤里:新政的典型受害者

  就在近日,力帆的巴西外援尤里对巴西媒体吐槽了他在中超联赛的糟糕经历,并且炮轰张外龙,声称和这名韩国教练的合作非常不愉快。

  实际上,张外龙是2017赛季表现较为出色的教练之一,他带领实力平平的力帆最终获得了第10名的战绩,非常不容易。尤里的遭遇,与其说是和张外龙合作不愉快,不如说是外援新政的受害者。

  力帆在2017赛季拥有费尔南迪尼奥、卡尔德克、米洛维奇、尤里和郑又荣5名外援,在3外援的新政下,尤里不幸成为一个典型的牺牲品,他本赛季的出场次数只有可怜的2次,打进了一球,而在新政实施前的2014以及2015赛季,他在人和的出场次数分别是27次和26次,打进了9个和7个进球。

  实际上,郑又荣也一度成为牺牲品,他在第1轮出场之后,连续9轮坐在了看台上,但后来他凭借出色的表现最终赢得了机会。

  失落:张贤秀出走的背后

  在2017赛季的初期,只有山东鲁能是4外援配置,赛季中期,辽宁、富力和贵州智诚各自放弃了自己的亚外,随后,权健、国安和恒大则分别放弃了自己的非亚外,赛季中后期,有9支球队保持了4+1的外援配置,3支球队保持3+1配置,4支球队保持4外配置。虽然本赛季仍有总共21名亚外上过场,与去年的23人比较差别不大,但从今年的出场数据看,亚外毫无疑问成了新政的“受害人群”。

  在外援新政事实上取消亚外的情况下,中超的亚外们呈现了两个走向。一部分亚外仍保持了较高的出场率,目前出场率较高的亚外有7人,分别是伊斯梅洛夫24场、权敬源21场、郑又荣21场、艾哈迈多夫20场、黄锡镐16场、金基熙15场、金周荣14场。

  出场数较低的亚外则有5人,分别是黄一秀(二次转会)8场、萨利赫6场、克里梅茨5场、金英权(二转补报)4场,塞恩斯伯里(二次转会)5场。当然,因为黄一秀是二次转会加盟,8场的出场数也算高了。

  整体而言,今年亚外在整个赛季的出场次数最高的是伊斯梅洛夫,24轮,无一人打满30轮,而上赛季,打满30轮的有郑又荣、金基熙、金承大以及儒西莱(巴勒斯坦籍)4人,全季出场超过25场的亚外有12人。

  最悲催:金亨镒零出场

  一般来讲,非亚外的出场次数问题都不大,但对于那些配置了4+1外援的球队,部分非亚外的处境就显得尴尬。目前出场次数不足10次的非亚外有8人:分别是佩特科维奇9场、贝卡曼加(二次转会)8场、拉马(二次转会)7场、瓦斯特(二次转会)5场、奥特森(二次转会)5场、热尔维尼奥(二次转会)4场、卡瓦略4场、尤里2场。

  这其中,不少球员是二次转会加盟,或者二次转会时补报名,有一半左右的出场率,他们心态还能保持平和,出场次数只有4场的热尔维尼奥则是伤愈复出,状态确实不是很好。

  综合亚外和非亚外的整体出场情况,包括他们的加盟时间,中超现有外援的4大悲剧性外援分别是萨利赫(6场)、克里梅茨(5场)、卡瓦略(4场)和尤里(2场),卡瓦略已经39岁,他来到中超本来就是养老的,心态自然相对平和,那么,只有26岁的尤里,自然不甘心荒废一个原本是黄金年龄的赛季。

  其实,很多看似出场还算可以的外援都受到了影响,比如姆比亚出场只有14场,比赛并不系统。即便是自始至终都配置了4名外援的山东鲁能,因为外援新政,外援状态也有所反复,除了吉尔和佩莱保持了稳定的出场之外,塔尔德利和西塞的出场时间只有18场和17场,但是,这两名球员分别打进了15球和11球,进球效率极高,如果给他们稳定的出场时间,恐怕他们的进球数会进一步增加。

  毫无疑问,外援新政对中超的外援们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当然,像尤里这种效力了一个赛季却只有2次出场的极端情况并不多见,正常来讲,力帆应该在二次转会期间放弃这名外援,如此尤里的心态或许会平和一些,毕竟,26岁的黄金年龄,能力也不错,一个赛季只有2次出场,实在是太过于悲催。

  实际上,一些在二次转会期间离开的外援也比较悲催,金亨镒零出场堪称最悲催之亚外,当然和他一起在二次转会时离开的富力亚外张贤秀、辽宁亚外霍兰德也只有1次出场记录,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张贤秀,上赛季在富力出场24场,场场打满90分钟,本赛季上半程只有一次出场,二次转会期不得不转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