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国安能够成为场上的主宰者”

发表时间:2017-01-16 08:00:00 来源:足球报

  记者刘翔宇海口报道 何塞看起来很疲惫,他很忙——他希望给国安尽快打上自己的烙印,希望球员们理解自己的战术,而不是似是而非。

和记者的“约会”,他迟到了,依旧是训练时的装束,手里还拿着放着战术板的深棕色文件夹,计划、训练、开会、沟通……对于他来说,时间似乎总不够用。

何塞说,自己有野心,“我希望国安能够成为场上的主宰者”。

球员要有整体概念

《足球》:在海口的冬训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对最近的训练,你还满意么?

何塞:球员们最近8天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每个人都非常好的理解了我的战术体系,在训练中做得非常好,我在阶段总结会上也和球员说了,对他们非常满意。

最近一段时间,球队开始技战术演练,尤其在进攻方面,你认为达到效果了吗?

无论是中方队员还是外援,每个人对我的战术理念,执行意识都非常强,这是我非常欣赏他们的一点,有这种执行力的保证,我们在达成目标时会更加轻松一些。

目前,你最最迫切,想改进球队的哪个方面?

很难说是某一方面,我们需要让所有队员对技战术打法体系有一个整体的概念,大家都知道彼此要做什么,这是最重要的,要达成这种目标的话,要有很多小的目标去完成,并不仅仅是某一个单独的方面。

你之前看了国安很多比赛录像,你会像在执教格拉纳达时那样亲自做录像剪辑分析吗?

我给我们的队员们看了很多西甲不同球队的比赛录像,包括格拉纳达和一些西甲更强的球队的录像,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这种体系概念的重要性,我们自己训练的录像,也会剪辑给球员看。

有没有剪辑去年国安的比赛录像,以此总结出问题的所在,给球员看?

这个我是不会给球员看的,因为我很尊重去年球队的主帅,尽管我不是很理解过去这一年,国安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我想一定有原因,我很尊重过去,我也知道问题在哪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球队带好,让大家做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奥古会离前锋更近

《足球》:奥古斯托和伊尔马兹是队里最重要的两名球员,但最近几天,他们似乎一直在调整身体状态?

何塞:最重要的是要他们保持一个很好的开始状态。他们两个是去年球队很重要的一部分,布拉克(伊尔马兹)去年承受了很多伤病的困扰,我们希望今年把这些问题都规避掉,因此冬训开始阶段很关键,我们也很谨慎。目前他们两个人对队伍整体的概念,理解得都非常好,我也分别找他们聊过我的想法,这些都不是问题,而且队友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好。

奥古斯托去年打了前腰、后腰、前锋和左边锋,在你看来,他最适合打什么位置?

确实如你所说,奥古斯托具备这样的能力,可以踢好很多位置,比如后腰、前腰、左边前卫。奥古斯托在我们球队里未来的位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采取什么样的打法、以及对手是谁,我想他的位置,很有可能会离前锋近一些。

在格纳拉达执教时期,你将球队原有的4141阵型改成了442,收到了奇效,国安原本一直沿用4231,新赛季你会对阵型做出调整吗?

一个教练应该根据队伍的情况来决定具体的阵型,我们有很好的中场球员,包括稀哲、杜明洋都很好,奥古斯托不用说,大宝也可以打影锋,所以在这些位置上,我有很多的选项,我们也可以有很多阵型上的变化。

已开始讨论队长备选

《足球》:国安的主力框架相比上个赛季,变化并不大,这会不会是一个有利的方面?

何塞:其实我们是有变化的,而且是遭受了比较大的损失。这些年我们可以看到,佳一退役了,周挺离队,嘟嘟(张呈栋)、郎征也转会了,还有徐云龙目前尚未确定。他们都是队魂一样的人物,这些重要球员的离去,对于球队一定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必须清晰的了解这些年轻球员的特点,他们要有动力去学习前辈的这种精神。对我来说,现阶段在队里的这些球员,都是非常好的球员。

徐云龙有可能离开,如果他不在队中,谁在下赛季应该当队长,担当起这个责任?

这其实也是我们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徐云龙毫无疑问是过去这么多年来,队里的灵魂人物,如果他不在,我们也希望有一个队员有能够担起这份责任,我们也跟一些球员交流过,一些能够在更衣室担当队长的人选,我们一直在考虑。能把队长袖标戴起来需要有很强的责任感,我对球队中的很多人都很满意,但需要俱乐部探讨来决定,我希望这个人能够代表我们队的形象。

张呈栋曾是国安的主力,在边路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你现在发现他的替代者了吗?

首先,已经离开的球员,我们就不能再去回忆了,我们要着眼于未来,自己怎么去做。嘟嘟这个位置要找一个合适的替代人选其实是比较困难的,但我们一直在尝试,寻找解决方案,这个位置球员发挥的好与坏,将直接影响到队伍,我们也在找一些人谈。

你有特维斯,我有稀哲

《足球》:很多人都很期待新赛季的国安,你的足球哲学是什么样的,是更偏向于进攻还是防反?

何塞:我希望我的队伍能够成为场上的主宰者,所有球员都要向外界、向对手展示出我们取胜的欲望,在球场上一定要有野心。

由于过去你曾和曼萨诺一起在北京工作过,新赛季难免会被拿来和他做比较,你觉得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其实这种比较我是能够理解的,但没什么意义。因为现在和那时候相比,整个阵容不一样了,对手不一样了,中超的大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这些因素变化的情况下,这样的比较就没有意义了。当然我也不会说,因为这种比较受到了困扰,我的工作是把球队带好,只有打出漂亮的足球,取得好成绩,大家才会认可你,觉得你是一个好教练。

波耶特上赛季也在西甲执教,如今他也来到了中超,你和他交手过吗?

去年我带格拉纳达时,并没有和他交过手,我执教格拉纳达时,他刚刚离任,他后来来了申花,我们会在中超赛场上碰面,我也很期待和申花的比赛。

波耶特有特维斯这样的大牌球员,你会不会比较羡慕?

不会,我非常满意我的队员们,我有稀哲(笑)。

国安还有一个外援名额,什么时候来(编者注:采访时,足协3外援政策尚未出炉)?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他什么时候来,而是他要是一个好队员、一个出色的球员。如果时间拖得越久、来的越好的话,我是愿意等的。

我很相信你看外援的眼光,因为之前国安挑选巴塔亚等几名外援时,都问过你意见,而且很成功。

有时候做选择,是在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我相信,我们今年会来一个很好的外援。

和新董事长已有深入交流

《足球》:在和你签约后,国安换了新的大股东,这样的变动会对球队造成影响吗?

何塞:这个我没法做一个具体的比较,之前我在国安的时候,更多的是曼萨诺去和董事长交流,如今换了新的董事长(周金辉)。在我到来之后,我和新的董事长进行了一个非常深入地交流。我感觉他是一个随时准备帮助我们的人,而且他给我们传递出的信息都是非常积极和向上的,我也是充满了信心,可以和他好好合作。

球队换股东,一般都会有动荡期,有些时候因此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你在格拉纳达时,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格拉纳达是个负面的例子,他们最近这么多场比赛,只赢了一场,现在排在倒数第二。但我相信(国安这次股权更迭)这个影响会是正面的,因为任何一次向前的变革,都会经历一个阵痛期,这是很正常的,但我们要看未来的方向,我们要向前进步、发展。球队也好、俱乐部也好,都要很聪明的去做这样的改变,不能很急的一下子变动90%或者100%,像我去年在格纳拉达经历的,队伍彻底进行了改变,那其实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循序渐进的改变才能更好消化。

希望解决进球少的问题

《足球》:你现在看起来比较疲劳,国安的冬训安排非常紧凑,对你而言是不是也很辛苦?

何塞:疲劳是肯定的,但如果一个人是在做自己热爱的事情,那么,这种疲劳是可以忘记的,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而且我是有野心的,想要全力达到目标。

你会不会感觉时间有些不够用?

我们要做的改变是非常大的,我的翻译(何塞笑着指向了身边的付豪)知道,他每天都看着我做很多工作。我们要从每一个细节去入手,除了场地上的训练,还要去剪辑录像、分析数据,各种准备都要做得很细致。要把我的理念传递给球员,保证他们清楚我们要踢什么样的足球,而不是一知半解,最近几次开会,我一直在强调这些,而且也给球员传递了信心。

想必你对工体已经很熟悉了,上赛季国安成绩不是很理想,主场战绩不佳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你在新赛季是否有信心提高主场战绩,把球迷重新带回球场?

我知道工体对于每个北京球迷来说,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我也知道国安这支队伍对中超其他球队来讲,也是一个不一样的对手。去年我们存在的问题是进球数少,进球少了肯定赢不了比赛,我希望今年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我今年很有信心,带着这份责任感,带领我们球队踢出精彩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