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球员协会主席:俱乐部损失额未知却要球员先降薪,太荒谬

发表时间:2020-03-27 14:44:26 来源:足球报

记者张恺报道 疫情导致足球停摆,意大利足坛的球员降薪呼声越来越高,成了近几天的主流新闻。意足协主席格拉维纳打开这一窗口:“在如此危急时刻,球员降薪、减少一部分薪水不再是不可触碰的禁忌话题!我觉得要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疫情危机打击全人类,足球不能独善其身,足球界的经济损失很大,球员们也该表现出一定的责任感,团结一心共克时艰,不能只是空喊口号。是所有人一起努力拯救联赛,不能只是部分人。”

“目前,足协正在收集各个职业联盟的经济预估报表,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甚至修订球员的合同,向外界释放一种信号:即球员们愿为特殊形势做出他们的让步和努力。”格拉维纳的话其中不乏一点道德绑架、索降的味道。

然而,球员减薪有那么容易吗?

▲意足协主席格拉维纳

意大利主流体育媒体纷纷报道,意甲俱乐部达成一致,希望球员降薪,以此减少俱乐部财政负担。抵扣因赛事停摆带来的各项收入损失。站在用人单位的角度,这个意愿无可厚非。

《罗马体育报》称,俱乐部筹划的最初方案是球员降薪15%,意甲整体节省工资2.3亿欧元:具体为尤文5000万,国米2400万,罗马2200万,米兰2000万,那不勒斯1700万,拉齐奥1200万。然后,俱乐部们觉得不够,希望降幅达到20%-30%。按照这个基调,意甲头号巨星、最高薪的C罗(税后年薪3100万)将最多减少900万薪水。

前意大利世界冠军塔尔德利表示:“这事不能强令,你不能强行要求球员放弃自己应得的、合同约定的工资,只能自愿。赛事停摆并非球员罢工的结果,勒令球员降薪缺乏法律依据,也不人道。但如果有球员站出来主动提出降薪,那的确是伟大的善举,人性的光辉。”

▲C罗最多将减少900万薪水

但截至目前,意甲和整个意大利职业足坛,没有一个职业球员表态愿意降薪,普遍采取回避态度,只是捐款捐物等公益行为。西媒《阿斯报》报道,C罗将响应经纪人门德斯倡议,参与向葡萄牙各医院捐赠物资。

意甲职联、俱乐部也没有任何权力人士直接公开触碰这个敏感议题,停留在媒体议论的模糊状态。意甲职联上周五召开非正式会议,意媒认为初步涉及了球员减薪问题,结论是,3月份的球员工资暂时停发,以后每个月份的待定,是否降薪“听政府的”,也就是足球界本身尚不能商讨出结果,或许也不愿开这个得罪人的先河,看国家政府还有无更具体的特殊时期补救法案,等待进一步法律依据再定夺。

意大利著名经纪人布兰奇尼(旗下的库特罗内已经确诊)接受采访表明意见:“真需要球员、教练、经理人、我们这些经纪人做出牺牲时,没问题!前提是这个降薪方案是善意的、公平的、尊重目前形势的、得到多数人认可的,必须是客观计算出来的,而非一些人拍脑门的主观设定、先从打击球员下手。目前,我所了解到的,球员们还没想到降薪这个问题,精力都在自己和家人的健康问题上。如果意甲率先走出减薪这一步,我觉得不会导致球星的流失。球员没你们想得那么自私和市侩,他们并非生活在月球上不食人间烟火。”

▲布兰奇尼与瓜帅

俱乐部希望由球员协会主席托马西出面斡旋,做球员的工作。

托马西也不回避,上周末表态首先设定条件:“球员愿意贡献他们的力量应对全球性危机。我们都承认赛事停摆、收入减少后经济平衡的重要性,但我们的态度和决定,要视很多方面的决策才能定。比如国家政府对体育圈是否补偿、足协什么方案、国际足坛的权力部门有何对策等等。如果所有部门都做出牺牲,那么球员这个集体自然不甘落后。”意思是,不能先薅球员的羊毛,别拿球员当第一个牺牲品,权力机构先拿出方案再说。等于一个踢皮球的游戏,看谁当第一个勇士。

托马西本周一上午接受国家电视台连线采访时再次严厉声明,一通大道理后说出干货:“请看到,意大利所有生产生活领域里,足球已是受打击最弱的一个领域,没有吃不上饭、看不起病的极端情况,都有损失但生活在继续,只是多赚和少赚的差别。球员不是不接受降薪和为社会付出,但在现阶段,俱乐部、职联、足协连预估的财政损失报表都没拿出来,可能的数额都不知道,就先让球员减薪,也太荒谬了!怎么能制定出减薪比例呢?依据何在呢?”

▲意大利球员协会主席、泰达旧将托马西

“我和职联主席达尔皮诺通过话,我都觉得好笑,他和一些俱乐部高层,现在的关注焦点还在本季联赛何时重启、争取打完降低亏损额的问题上。好吧,我也希望足球尽快重启回归正常,可眼下谈这些,是不是痴人说梦了!你连本季联赛最终如何、7月份踢不踢、下赛季何时开始、下赛季甲乙丙级球队注册报名的时间段、球员的下赛季去向等等都不知道,凭什么就让球员先降薪了?要知道,很多球员合同6月30日到期,若7月踢比赛工资怎么办?不是还得等国家政府的草案吗。”

“要谈球员减薪,请不要大张旗鼓闹到媒体头版头条去谈,私下里咱们严肃认真一点谈!球员降薪如果说是个问题,那也是我们国家、我们的足球圈太多问题中排位最后的一个,不是现在谈的。”有理有据,切中要害。

《罗马体育报》粗略计算:若本赛季意甲作废,8月直接踢下赛季,意甲总损失超过6亿欧,4.5亿来自电视转播,1.5亿是比赛票房;若意甲本季继续、夏天踢完,损失约在1.67亿欧。损失额度的不同,以及国家政府给体育圈、足球圈的可能补助经费,都左右着球员降薪的决定。

周一下午,托马西等24名意大利球员协会常务委员召开会议,基耶利尼、阿切尔比、拉诺齐亚、马尔凯蒂、罗塞蒂尼(莱切后卫)等意甲球员和去年挂靴的帕斯夸尔、比翁迪尼等代表与会,他们代表了甲乙丙、业余联赛、5人制足球共5个足球层级。《罗马体育报》报道,这是一次务虚的会议,主要对疫情下球员的生活、保持训练等健康话题交换意见,要保障下赛季之前的夏天休假时间,不能只是一两周,恢复训练的日期不于4月5日,最后简短讨论减薪,结论是:暂不做决定。

意大利职业球员降薪的复杂性,症结在于公平尺度和标准难以量化。以媒体曝光的意甲球员工资发放时间点,1、2、3月份的薪水最晚可在足协条文允许的5月31日发放,4、5月份的薪水,截止日期是6月30日。因疫情导致联赛停摆,很多俱乐部暂未发放1-3月的工资,因此,球员协会开会时认为,都没拿到工资就谈减薪为时尚早,可根据疫情走势、联赛重启时间,找合适时机再商量减薪方案。

高收入的球星减薪还容易谈,放弃一部分仍是高薪群体,可丙级也是职业足球,那里的低收入球员怎么办呢?《罗马体育报》披露,意丙60%的球员工资是意大利足协认定的薪资标准最低尺度,可视为“保底基本工资”,让他们怎么减薪呢?那会影响生存。

▲低级别联赛的生存难度更大

若不减,又如何说服同为职业足坛的甲乙级球员降薪?那是典型的不公。即便到意甲最高级别联赛,薪资也存在巨大差异,有年薪数百万乃至过千万的,也有10万欧的,统一比例显然对低收入球员打击更大。因此意媒认为,若降薪,需按年薪数额的等级来划分比例,越高收入比例越高,以此保障公平,避免一刀切。

随后的不确定音符是合同到期的人、正与俱乐部谈续约的球员,本季减薪将影响他们随后签约的动力、谈待遇的水准。万一意甲真要重启,打到今年7月底,则合同外的比赛月份的工资又是俱乐部的麻烦事。总之,眼下在停摆的意甲没有定论时,讨论球员降薪,是个伪命题。